(一)

好景不长,平静的生活很快便被日寇的铁蹄踏碎,‘九一八’的炮声宣告了省城的沦陷。一天,日寇的飞机在头顶飞来飞去,盘旋了大半天。就在那天晚上,大胡子导师找到了苏琴和大虎:‘同学们,早些离开这里吧!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只见大胡子导师手里捧着几本厚厚的书,喃喃自语着:‘他们这是在犯罪,早晚是会受到惩罚的!’导师说着挥了挥手:‘你们可以从这里往北走,那里有一所偏僻的农村小学校,过会我会把地址告诉…

阅读(5) 评论(0) 推荐(0)

七十年代初,那年秋天,风干物燥。在通往省城的公路上,一辆绿色的大卡车,载着他的全部家当——两张破旧的木床;一张几乎要散了架子的破桌子;两把椅子,有一把椅子的腿还断了一截;自然还少不了生活所必需的锅碗瓢盆;还有几麻袋碎煤。

他坐在卡车车厢靠前的一个角落里,守护着他的这些家产。突然,卡车前方闯进了一条狗,一个急刹车,车厢内一袋子碎煤轰然倾倒,飞起的煤灰,扑了他满脸满身……

这就是他的第一次乔迁…

阅读(908) 评论(0) 推荐(0)

扫墓

哀风拂人心,祭奠念先人。

墓前枯草绿,先祖佑子孙。

夜祭

香火燎人心,冷月伴亡魂。

阴阳两相依,凄凄清明祭。…

阅读(581) 评论(0) 推荐(0)

春回大地早,光阴催人老。

十年转瞬间,过眼云烟飘。…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0)

湛蓝天空嵌彩云,美丽“岛服”扮游人。

碧绿海水拍白沙,清幽花香荡椰林。…

阅读(56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