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下,他俩谁沾了谁的光?

八二年,单位新建单元楼我住五层。围墙外橡胶厂废弃水塔里,住着一对小夫妻正在我窗下。水塔有门无窗,他们除睡觉都在门前石棉瓦棚下活动。引起我关注:

男子像候耀华,是工人一只脚有点跛,大城市人的打扮。常穿着睡衣,大背头油光闪亮的躺在靠椅上,叼着烟、端个紫沙壶品茶、听戏。从不做家务。女子像牛莉,衣着大红大绿辫子起腰。带个小男孩。饭每顿给男子端到面前,中晚必弄两下酒菜,男子…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5)

 封存的家族秘密

      五四年,父亲25岁任东津区宣传委员,母亲20岁在相邻峪山区工作。认识后,父亲的英俊,能干;母亲的文化,聪慧。相互欣赏相恋。

      当时解放不久,征战多年的南下干部忙着成家。常以组织名义作媒,本地干部极反感。为此,母亲婚后写了篇《现在媳妇将来寡妇》的文章,受到通报批评。五五年,有个南下干部调省城前,让组织作媒对母亲说:愿意就同调省财政厅。东津余区长〈后县长…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5)

数·銭

看了重庆103岁原银行出纳林永清,卧床每天数钱的视屏。想起我师傅数钱的情景,笑了。

师傅中南财大毕业,工作认真严谨;是审、会双高职;后任审计局长。八零年,他甘当伯乐力荐把我从小商店调到局机关。让我端上了让人羡慕的金饭碗。

我未成千里马但知感恩。师傅退休后,我常陪他打打小牌。同时我有小九九。师傅是“铁公鸡”“铁算盘”,要他管饭难。娱乐场我祘高手,想赢他钱管他饭,用他的竹杆敲他腿。…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8)

看了“我在襄阳刚刚好,何必羡慕北上广!”的视屏,想到六十了还象云一样漂着的打工老头。

打工老头幼时称之神童,小小年岺,之乎也者;“三国”“水浒”故事说的有鼻子有眼。我七岁一年级学期结束,拿着成绩单蹦蹦跳跳跟父亲说,老师把我的升划了,屁股上留下五个指头印,屈尊与五岁的他同年级,虽不同班,但他成绩总是年级第一。父母常拿他作榜样教训我,叹息人家咋生出这么个聪明娃子。我最恨他!

他理应上北大、清华…

阅读(670) 评论(0) 推荐(12)

以家庭名义…喧嚣归隐?潇洒落笔!

退休后,终于远离明争暗斗的名利场,不看喧闹的世态炎凉。挣脱缚搏、可过宁静生活,喧嚣归隐了。

我遐想:在乡村农舍一杯龙井在握,独坐黄昏后。屋檐下,听晚归的雀鸟,轻言细语,结伴归巢,啁啁啾啾,呢呢喃喃。享受那份温馨和从容。

我遐想:在大山深处,感受夕阳中把盏渐醉的意境。凝眸飞泻流丹的晚霞,呼吸着随风而至甜甜的桂香。一壶老酒独饮、浅尝、深醉。把盏人生,品味生…

阅读(664) 评论(0) 推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