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在按你们教的写作文

几次提笔写我的语文老师,纠结!放笔!

因为初中陈老师整过我;高中尚老师使我背上思想肮脏的名声,至今同学们还笑我男女方面开窍早:

六八年初中时。一次作文,我根据病重的爷爷吃了东家送的牛心肺,当晚吐血去世的情节,写了篇〈我的爷爷〉。为突出阶级斗争写成地主有意害爷爷。陈老师批:“真的吗?东家为啥害爷爷?牛心肺是毒药?”我认为他阶级立场有问题,中午同父亲说了。父亲说…

阅读(665) 评论(0) 推荐(5)

九九年,我搬进新县城宿舍楼顶层六楼时,方圆扩路、平地树被拨光,一群麻雀在窗外防盗网上安了家。 逐之,

可它们如国企改制的下岗工人,不安置不走。夜间挤暖活,说情话;黎明练歌,跳午;还随地大小便。一次我到丹江水庫公干,买了条十多斤野生白魚,准备邀朋友喝两盅。清洗后挂在封闭凉台,玻璃窗留了条缝。第二天朋友来:魚像具非洲儿童的骷髅在那晃荡,麻雀从缝隙挤进来,钻进魚肚子提前会餐了。我不由怒从胆边生,每天…

阅读(544) 评论(0) 推荐(6)

注:退休时作个总结,觉得不像文学作品。修改一年不满意,跳不出公文模式。不发吧,费了神,又是真情实感。发了吧!

盘点岁月,捋顺生活

退休了、盘盘点。悲哀!

奋斗一生:“差役”没入国家最低领导人之列。存款飘着红。深夜掩面反思:

无官缘,仍自身素质差。说假话脸红,见弱者心软,没魄力,咋出成绩?贪酒、无原则公私均喝,咋廉洁奉公作表率?老婆、孩子调不动,咋当将帅?未成国家栋梁羞愧、内疚!唯感…

阅读(748) 评论(0) 推荐(10)

老伴手切伤之后…

老伴食指切掉半边指甲,医生说:“指尖骨也掉一块,半个月不能沾水”。

老伴切伤手指是为我。那天东家安排我在家附近办事, 中午回去老伴说:“死鬼回来不说,到沙发上歪一会,等肉化冻炒个青椒肉丝,在外每天中午面条今天吃米饭。”我说:“跑了半天有点饿 ”。她说:“快,我有办法”。她从冰箱拿块廋肉泡在水中,隔一会将软化部分切下来,再放入水中,化一层切一层。最后肉坨小,她把手指当肉狠切…

阅读(843) 评论(0) 推荐(6)

以家族的名义?情归故里!尘埃落定!

圣发哥胃癌晚期,弥留之际问他想去哪,他推开我手中陵园资料深情地说:“响水潭!响水潭!”

老家黄龙档南两公里有条小溪,雨季,洪水冲入小溪的轰隆声能传十里开外,得名“响水潭”。潭北岸是一片坟地,我到潭中游泳回去后挨骂得知:那片坟叫乱坟岗,埋的无主尸或穷人。

圣发哥在市区多年,环境优美的陵园不去,为啥要去那?安葬时,同表兄们谈到我的困惑,表哥盛强说:“这片…

阅读(662) 评论(0) 推荐(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