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好景不长,平静的生活很快便被日寇的铁蹄踏碎,‘九一八’的炮声宣告了省城的沦陷。一天,日寇的飞机在头顶飞来飞去,盘旋了大半天。就在那天晚上,大胡子导师找到了苏琴和大虎:‘同学们,早些离开这里

阅读(65) 评论(0) 推荐(0)

七十年代初,那年秋天,风干物燥。在通往省城的公路上,一辆绿色的大卡车,载着他的全部家当——两张破旧的木床;一张几乎要散了架子的破桌子;两把椅子,有一把椅子的腿还断了一截;自然还少不了生活所必需的锅碗瓢

阅读(940) 评论(0) 推荐(0)

扫墓

哀风拂人心,祭奠念先人。

墓前枯草绿,先祖佑子孙。

夜祭

香火燎人心,冷月伴亡魂。

阴阳两相依,凄凄清明祭。

阅读(613) 评论(0) 推荐(0)

春回大地早,光阴催人老。

十年转瞬间,过眼云烟飘。

阅读(414) 评论(0) 推荐(0)

湛蓝天空嵌彩云,美丽“岛服”扮游人。

碧绿海水拍白沙,清幽花香荡椰林。

阅读(603) 评论(0) 推荐(0)

站在我家的窗口,可以看见一座“公铁桥”。桥身上有时停放着几列乳白色的列车,间或会有绿色车体的老式火车通过,而更多的是乳白色的,两头尖尖的“高铁”在急驶。由此可以映射出社会新旧交替的影子。

我最喜欢

阅读(604) 评论(0) 推荐(0)

在群山叠嶂的山谷中,一条蜿蜒的小溪由山顶落下来,溪水冲击着岸边奇形怪状,布满绿苔的山石,发出悦耳的淙淙的响声。透过清澈见底的溪水,可以看见溪底的每一粒砂石,沙石是五彩的——白色的、黑色的、褐色的、红色

阅读(675) 评论(0) 推荐(0)

妹妹那时还很小,由于时间久远,我已经记不得她的模样了,听母亲说她生得鼓脸膛,高鼻梁,大眼睛,非常惹人喜爱。

那年冬天,妹妹得了重病,我和父亲、母亲一起带着妹妹去城里看病。妹妹那时好像是得了肺炎,脸

阅读(943) 评论(0) 推荐(0)

一个姓王的师傅,已年近六十,眼看过两年就要退休了。天有不测风,王师傅的老伴,一年前患了场感冒,发了几天高烧,便一命呜呼了。

一段时间以来,王师傅似乎变得苍老了许多,面色憔悴,没有一丝血色。大家都在

阅读(1268) 评论(0) 推荐(0)

初中,是我一生之中最快乐的时光。那时,我有很多好朋友,但能称得上是挚友的确只有他一个。我俩经常在一起玩耍,经常一起打乒乓球,他是左撇子,横握球拍,他打不过我,但总是嘴硬,声称我不是他的对手。

那时

阅读(67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