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百无聊赖的躺在破旧的棺椁里,静候西风吹过的刹那,如此一次次,一年年,也不知等了多久,都不曾遇得。想必它早已将我遗忘了罢,若非将我遗忘,坟头草也不至尺高了。透过棺椁外厚厚的泥土,看着漫天星辰,也不知哪颗是我,想高歌一曲生前最爱的词,却无奈早已腐烂的咽喉。若世间真有肉白骨的术法,生前我必定会认为是爱情。

离别还似昨日,当再见那天,坟头草或许丈高了,可我的坟早已破败了许久,只有我还偶尔在月明时出来…

阅读(607) 评论(0) 推荐(1)

我居住于城的一隅,守着那抹茉莉,时间不知几何,我也有了那抹幽香情怀,正如洒在其上的那抹月光色,是淡漠的。

记忆里那条街巷,那处回廊,还蛰伏着那日的殇,承受着,背负着,擦干眼角蓄起的泪,我毅然踏上远行的路,只留下那抹目光还留恋着因夕阳而拉长的我的影子。

这茉莉,开自故里,那目光的源,也来自故里。

自是暝烛,教青烟萦绕,只候那习春风,皱了那池流水。桑梓故里,应是炊烟绕柳,寒了山色罢。征鸿未…

阅读(595) 评论(0) 推荐(2)

轻卷帘堂,

画罢晨妆,

小园青杏已留香。

春满画廊,

蝶舞成双,

相望时隔了轩窗。

佳人纤纤素手,

倚树肥花瘦。

轻汗透了薄裘,

怎生的娇羞?

人归后香满袖,

爱慕还依旧…

阅读(1384) 评论(0) 推荐(0)

岂九天之巅可困我何?

虽九天之巅亦不我困。

岂九幽之渊可囚我何?

虽九幽之渊亦不我囚。

岂九生之欢可欲我何?

虽九生之欢亦不我欲。

岂九死之险可悔我何?

虽九死之险亦不我悔。

岂九功之权可骛我何?

虽九功之权亦不我骛。

岂九利之茧可缚我何?

虽九利之茧亦不我缚。

岂九五之冕可慕我何?

虽九五之冕亦不我慕。

岂九命之仙可奈我何?

虽九命之仙…

阅读(862) 评论(0) 推荐(0)

几经波折能够顺利来到泰山也是幸事了,因为后来所经历的是此行失望的开始。

我们还屁颠屁颠的去买纪念品,到了排队买票的时候,傻眼了,人挤人,好几百米的山道挤的再也挤不下一个人,背贴背胸贴胸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即使你前后都是女人你也不会兴奋,因为你根本兴奋不起来,那时候呼吸都成了问题。

买到票已经凌晨一点半了,一夜无话,除了爬山还是爬山,爬到泰山之巅已经是五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没错,是五个小时,为…

阅读(103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