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墙处的几棵绿树静寂得耷拉着枝头仿佛连空气都静止了。夏蝉的叫声歇斯底里,好像把这个夏天叫的格外炎热。除此之外好像一切都万籁俱寂,默默地忍受,忍受炎热,烦闷,躁动,还有孤独。 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真空的怪圈:我看到大地吐出的气息熏醉着行走的路人,行尸走肉般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只有忍受。我大声呐喊却只有安静。我不明白那是我脑袋里潜意识存在的景象,还是我眼睛里早已定格的画面。无论是哪一样对我来说都不觉得是

08:44 am 10/07全文(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