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

街角,相遇。

“你还好吗?”

“我还好。”

“他呢?”

“很好。”

“你呢?”

“我还好。”

“她呢?”她顿了顿说。

“我的她说她还好。”

………

阅读(1157) 评论(2) 推荐(5)

每个冬天都能听到北风整夜的呼啸,男人,女人和孩子们似乎习惯围着炉火,无言的对峙严冬冰到骨子里冷漠…

孩子缠着女人要听大灰狼的故事…

女人喋喋不休男人满嘴烟焦油的恶臭…

男人默默吐着烟圈,炉火映红了他满脸的胡查,满手的青筋,还有那深邃发亮的眼眸…

……

孩子缠着女人要听男人的故事…

女人默默吐着烟圈,炉火映红了她寂寞的脸颊,冰冷的双手,还有深邃发亮的眼眸。是的,深邃而又发亮。…

阅读(2305) 评论(4) 推荐(0)

天空淅沥的下着些雨,像一首情歌重复着那些莫名的悲伤。地上坑坑洼洼的雨水随夜幕的来临点亮了万家灯火,倒映着行色匆匆的路人,像一部无声的电影。我静静地看着那些与我无关的欢笑,发现快乐还是忧伤,已经好久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或是喜欢,亦或是习惯将所有的快乐还有悲伤装进自己的口袋书,一个人翻阅。仿佛戴上耳机,世界便与我无关了。我只是认为,生命若是一首歌,需要用心的人去聆听;生命若是一杯…

阅读(2165) 评论(0) 推荐(4)

万家灯火还沉寂在孩童的睡梦里,夜色从人们的酣睡中渐渐褪去,只是冬天的夜晚过于漫长和冷清,使得黎明下的原野像凝结着冰霜的面容,冷艳里透着威严。

天色还早,像没有睡醒的孩子,刚刚下过得一场小雪为这个清晨增添一些景色,也增添了几分忙碌。嘴角清晰可见的呼吸在这样的清晨唯一显得温热了许多。我沿着路把地上的薄雪扫出一条小道,我走在小道上莫名的欣喜着,好像正在按自己的方向走下去。

儿时的今天,大人小孩都…

阅读(1346) 评论(0) 推荐(2)

下午时分,我早早地坐上公交车去上班。因为还早,我懒散的看着车窗外头。秋风凉凉地吹着一路的落叶,已经枯黄了整个夏季。我平静地看着眼中缓缓走来又渐渐远去的荒凉,难得的无所事事。一排排高大的杨树直立在路两旁抖动着稀稀拉拉的黄叶,使得原本空荡的天空更显冷落了。斜阳长洒,凌厉的穿过树缝间隙的丁达尔把我的目光指向树下那片绿色的小麦。

一行行小麦矮矮的匍匐在大地上,秋风袭来,颤动着绿色的身影…

阅读(256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