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渐渐降临,刚才还依稀可辨的地平线渐渐隐入淡淡薄雾中,周遭一片混沌。

汽车行驶在沿海高速上。左边是灰蒙蒙的大海,近岸被分成一格一格的水域,那是一个又一个晾盐池;右边是连绵不断的盐碱滩,灰中泛白,显得空旷而苍凉。远处的滩涂上隐隐约约伫立着几幢土灰色建筑物,幽灵城堡一般若隐若现,那是著名的南堡盐场劳改农场。再往前行,雾渐渐变浓,突然一个白乎乎的大家伙冲破迷雾冒了出来,显得乖戾而嚣张,这是风力发电…

阅读(10865) 评论(162) 推荐(46)

儿子学校搞活动,要老照片。翻箱倒柜,搜出一张我三岁时的照片。果真是剑眉朗目,品貌清俊。看着照片发呆,琢磨不透一个道理:这水灵的娃儿,后来咋就会长咧了呢?

从照片可以看出那个时代深深的烙印。那是个处处讲政治,说话假大空,回家就沉默寡言的年代。政治气氛很浓,孩子当然也不能幸免,小小年纪,一脸稚嫩,照相时也得戴着毛主席像章,捧着红宝书,摆着表忠心的poss。那时候,赌咒发誓都是一句话:向毛主席保证。…

阅读(15647) 评论(142) 推荐(36)

凌晨四点,大雨如注。

天地一片混沌,不远处应该通亮的厂房,在厚重的雨幕中如同幻象。

小心翼翼将车挪出项目部大院,眼睛死盯着前方,雨刷器已不起作用,只是将眼前的世界搅得更加迷离。路面满是积水,与周边连成一片汪洋,兀立在水面上的龙门吊,影影绰绰,仿佛是黑暗中的怪兽,作垂死挣扎状。盯死路边的灯杆,这可是唯一的参照物,以保证昏沉的我不把车直接开进沟里。

总算接到了施工单位的电调小王。他已在雨中…

阅读(10970) 评论(81) 推荐(16)

小时候,放学后是最惬意的时光。几个小伙伴儿扎堆儿拼完作业,然后就是疯玩。爬树、搧烟盒、弹玻璃球、抓杏核、踢毛毽、点嘎斯灯、钻防空洞、拿俩土坷拉惹是生非……

冬天比较单调而漫长,北方的天气又奇冷,呆屋里除了几本翻烂的小人书(游戏机、电视、动画片儿真是伟大的发明啊,可惜那是成人以后的节目),实在没啥有趣的事来打发大块儿的时光,而且常常家有老人,嘟嘟囔囔的非常不爽。所以吸引人的还是户外运动,尽管缩手…

阅读(10535) 评论(59) 推荐(15)

整理抽屉,翻出几个月前的体检表,细细审视一遍表上数据,发出和去年体检后同样地感慨:第一,凡事还真得趁早;第二,如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其实根本就没多少老本儿可吃。

点支香烟,透过缭绕的烟雾,回味一下平淡无奇的人生,惊奇地发现,如果勇于忍耐,平庸还真可以到达相当的境界。

仔细想想,岁月就像一条河流,波澜不惊,亘古不变。但即使在最黯淡最寒冷的冬夜,河面也会有些许波光鳞现,细弱如闪光的碎片,仿佛灵…

阅读(10111) 评论(43) 推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