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 会 作

天是云的舞台,云是天的表情。我们常说的天气,不是天在出气,而是云在演戏。

空旷的高天,因为有了云的出没而表情丰富、生动活泼;飘荡的浮云,因为有了空阔的长天才得以卷舒自如、翻腾随性、斑斓魔幻而无所不能。而云的聚散变幻、花样繁多的率性表演,使得天更加的空灵高远、神秘莫测。不能想象没有云的天空,那种空洞单调、苍白死寂的表情,如同一张始终板着的冷漠而毫无生气的脸,让大地上的生命何以面对…

阅读(838) 评论(0) 推荐(3)

闫会作

原以为这世上真的有很偏僻、很遥远的地方,当我游历过很多地方,见识过许多闲适安逸的生活方式后,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偏僻和遥远之地。之所以我们常常不自觉地对一些地方产生偏僻、遥远的误判,只是我们内心深处天生的地域优越感与始终躁动而难以安放的心境所致罢了。

那是一个夏天,我们去天山西部一个山谷勘察一条战备公路工程。对天山来说,这只不过是其西部难以数计的峰壑交错中的一个皱褶,…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0)

沙漠与海滩那不一样的浪漫

闫会作

这世界有太多的浪漫,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的时间、地点,各有不同的浪漫。比如说,沙漠和海滩,看似天壤之别的两端,却都有着极致的浪漫。也许有人觉得,由荒凉寂寞的沙漠到热情奔放的海滩,大概有着遥远、漫长、艰难的历程,甚至永远是天涯地角。其实对一粒沙子来说,大海是水淹了的沙漠,沙漠是干涸了的大海,沙漠有沙漠的自在,海滩有海滩的浪漫。既是要从荒凉寂寞的沙漠,到风…

阅读(1145) 评论(0) 推荐(3)

闫会作

能把最后的绝唱演绎得如此洒脱而浪漫、优雅而曼妙、鲜艳而亮丽的,恐怕只有风中的花儿。看着风中的落花,人生还有什么舍不得、放不下,还有什么理由不活得精彩呢!

然而,自古文人骚客却睁眼不见落花之美,满目皆是落花之凄。多溢美于春光明媚,百花争艳,常感叹于红颜易老,刹那芳华,更伤感于一阵风过,便带走落红无数,一地伤愁。于是落花时分便成了千古的伤感季节。翻遍古今诗词歌赋,但逢落花时分,多不见芳…

阅读(2029) 评论(0) 推荐(4)

凡人壮举

闫会作

我有每天早起晨跑的习惯。几十年来,无论在那里晨跑,无论我起的多早,总能遇到拾荒的人们。他们黎明即起,或拉着车子,或身背袋子,手里拿着一个铁钩子,游走于小区、街道边的垃圾池、垃圾筒之间,在昏暗的路灯下,在成堆的垃圾中,将纸箱、矿泉水瓶、塑料品、泡沫,以及铁丝钢筋等等,一一挑拣出来,分门别类地归整好。待到天色大亮大家上班时,他们已经结束了一天中最繁忙的黄金时段。他们必须趁早,…

阅读(52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