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文章临平

  • 推荐阅读六月的味道(外一首)

  • 评论文章《临平》

    这两条线路,东跨漠谷,西越漆水。临平的新通道将更多,未来临平,交通十分便利。

    有幸目睹临平的变迁,见证沟西的发展。幸哉!

     …

  • 评论文章《临平》

    一个礼拜一趟,为缺医少药地区,输送新鲜药品,形成临平特色的长途贩运。信息共享,资金帮扶,以老带新,连片开拓。新时代丝绸之路上,临平人谱写了新篇章。药厂经营,市场批发,发货接货一条龙都是临平人。

     

    漠谷大桥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派繁荣景象。

     

    漠谷大桥带来了新机遇,临平得到大发展,同时改变了临平现状。如今,当年的生意人,移居城镇去发展,临平又出现了新行业,大城市的超市、家具城又落户临平,网购快递走进了临平,手机联通了千家万户,临平人口流动加快了,加速了行业更新。

    临平贩药大军,在西安咸阳安了家,年轻人在县城买了房。现在的临平乡村,家家盖新楼,村村新楼空,只有老人坚守着黄土地。孩子进城去读书,临平中学生源减少,政府扯校合并,完成了老辈先贤办学使命。漠谷大桥双向四车道,途经临平的乾法旅游路拓宽了,当年办学先贤应该感到欣慰。

     

    漫步临平街头,感慨万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漠谷是躺在临平祖辈心中难以逾越的鸿沟,造就了临平因循守旧。没成想,一桥飞架东西,给沟西注入了活力,临平超越了自我发展。

    在街头北望,西安法门寺高铁正在修建,关中环线即将开工,这两条线路,东跨漠谷,西越漆…

  • 评论文章《临平》

    从此,沟西人不在以临平为天下。纷纷走出家门,跨过漠谷。去南方打工,到西安咸阳经商创业。有识之士,瞄上了房地产,做起了开发商。咸阳第一批开发商,多数来自临平,依靠置换思路,白手起家。从改造项目开始,资金互通有无,项目实施传帮带,一人牵头,共同开发,分工合作,创造了临平模式。如今,开发项目遍布西北城乡,培养了一批建筑商,带动大批沟西务工人员,增长见识,开拓眼界。

     

    2005年,村村通水泥路后,提高了临平果农的积极性,苹果产业得到极大的发展,家家有果园,年年不愁销。改变了传统种植结构,农业不再是养家糊口,吃饱肚子的营生。如今,十月临平,硕果累累,果园飘香。上门客商,跨过漠谷,纷至沓来。苹果通过漠谷大桥,远销南方,跨出国门。

     

    临平以果业为龙头,带动沟西三农发展,形成苹果产业。技术服务,冷库贮藏,深度加工,长途贩运,农药化肥,带动大量劳动力投入苹果产业。

     

    漠谷大桥改善了沟西交通。每天十几辆班车,从沟西各地,通过漠谷大桥发往西安咸阳,缩短了临平与中心城市距离。临平人坐上班车,从西安批发药品,发往甘肃宁夏各地。三六九,往上走,二五八,咱回家。一个礼拜一趟,为缺医少药地区,输送新…

临平是个古镇,可以追索到西汉吕后时期。因背靠台原,面临平地而得名。临平位于乾县西南部,南接武功,西邻扶风,鸡一叫听三县。

 

古镇远近有名的是临平集。每逢双日集市,四方的人流涌来,似乎要把临平去挤破。金宝鸡,银凤翔,不如周户集市半后晌。和周至户县不同,临平是满天集,从早到晚集市不散。临平把人最多时叫集圆了,太阳午时,集圆时刻,人头攒动,买卖活跃。临平真的被憋破了,像摊大饼一样,买卖就向路上…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1)

我们生活在地球村,地球村很大,历史很悠久,故事也很多。地球村有个地中海,位于欧亚非大陆三交界处。六千年来,地中海周边发生了很多故事。直到现在,故事还在更新。

几千年来,地中海周边很热闹,你唱罢来我登台,此起彼伏,风水轮流转。围绕地中海沿岸的国家有埃及、以色列、伊朗、土耳其、叙利亚、希腊、罗马、西班牙等等几十个国家。虽然现在这些国家不大,对地球村影响力有限。人口没有中国多,面积不如俄罗斯大,实力…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0)

临平是个古镇,可以追索到西汉时期,因背靠台原,面临平地而得名。位于乾县西南部,南接武功,西邻扶风,名副其实的鸡叫听三县。

 

古镇远近有名的是临平集。每逢双日集市,四方的人流拥来,似乎要把临平挤破一般。金宝鸡,银凤翔,不如周户集市半后晌。和周至户县不同,临平是满天集,从早到晚集市不散,人流不断。临平把人最多时叫集圆了,太阳午时集圆时刻,人头攒动,买卖活跃。临平真的被憋破了,像摊大饼一样,买…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2)

大姐是我的姑表姐,我们是大姐的舅家。姑妈有四个儿女,大姐是老大,我们习惯叫她大姐。大姐今年81岁了,是最后一代缠脚女人,有个半大碎脚,个子缩了半头高。大姐耳不聋,腰腿不疼,脸色红润。就是视力模糊,老远认不得人了。

大姐有个傻叔父,为了叔父娶亲,大姐十六岁时候,被爷爷八石麦子,卖给了大十五岁的表姐夫。解放前夕,姑妈气得一病而亡,留下了他们姐弟四人。大姐顾不上孤苦年幼的弟妹,被迫出嫁从夫了。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3)

夏末秋初,多雨的季节。天不遂人愿,扯起霖雨了,十天半月没完,龙王似乎把全年的雨,攒到这几日下完。天被捅了娄子,竹子雨纷纷不绝,几日几夜绵绵不断。白天不见太阳,夜晚房水趟趟,天上乌云跑马,地上洪水猛兽。下倒了院子的墙,下塌了农家的房。大河小河四溢,大坝小坝告急。

庄稼成熟季节,需要阳光明媚,老天偏要霪雨飞飞。辣子角空了心,玉米穗出了霉,苹果着不上色,棉花也落了花蕾。秋收不能归仓, 麦子种不进田地…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