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5日,陕西乾县杨村老人去世,挖墓穴时候出土了一块墓铭志碑。及时报告了当地文物部门。碑石被挖掘机把模糊了四个字,无法知道墓主人名字。据墓铭志文记,巨公是武功县任巨(qu)村人,该村现在叫任曲,已经没有巨姓人家,与乾县杨村相邻,至今属于武功县管辖。碑石已经被当地文物部门收藏。正文翻译如下。

(模糊四个字)字,国义。世代以农为本,远离商业。户籍武功县,在任巨村(巨读音qu,现在叫任曲…

阅读(8) 评论(0) 推荐(0)

乾县西陲,有地谓临平,泱泱近百村,人口愈三万,邻扶永武三县。古来此间,地僻人贫,称之僻壤,文化经济远非城郊之富有。

地虽偏僻,自古民风纯朴。新时代,生养死葬失之偏颇,明知父母养育恩,却生前不尽赡养心,分吃另过,独守空巢,乡间轮流之风盛行。四代不同堂,天伦无乐趣。

然死后之遗憾,堪比“此恩珠峰矮,深胜太平洋”。父母辞世,停丧七日,举村哀之,设灵堂,摆酒席,唱大戏,鼓乐齐鸣。父母一朝走,瞬间阴…

阅读(6) 评论(0) 推荐(1)

我家有三个邻居,右边两家人,左边一家人,四户人家和睦相处,相安无事。

右边隔壁是两个七零后,有个小女孩正在上小学。男主人姓王,年龄比我们小,邻居们都称他小王。小王没有工作,主要任务接送孩子。女主人是做药材生意的,整天忙着跑医院。

小王原来是有工作的,七八年前,孩子上学后就辞职了,专职接送孩子上下学。没了工作就没有了收入,男人花钱就也就失去了主动权。

有一次,小王问我要借两千元,我二话没…

阅读(32) 评论(0) 推荐(0)

闫十三没有进过学堂,是个地道的庄稼汉。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一生包过三次地。

解放那年,闫十三十四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家徒四壁。父子俩守了半亩水地不够种,闫十三有力气没处使。

二十里外的北原上刘家山,有个掌柜的姓刘,人称刘二。刘二家有七十亩坡地,骡马成群。夏收忙口跟前,闫十三来给刘二打短工,收割打碾麦子。

刘二顾了五六个伙计,一个忙天过来,掌柜的看闫十三机灵、勤快、有眼色。有一…

阅读(26) 评论(0) 推荐(1)

看客是长安地区的待客民俗,而不是鲁迅笔下的“看客”。从字面意思无法理解看客的内涵,容易理解成鲁迅所说的看客。说白了看客就是红白喜事的主持人。

长安地区过大房小事,必须有看客先生,其工作内容又不同于节目主持人。这个文化民俗,从大唐帝国开始传承至今,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长安几乎每个村都有看客先生,遇到乡党的红白喜事,生日满月,各人自有一套固定的文化说词。

家家都有红白喜事,人人都要去经历。并不…

阅读(64)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