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转瞬即逝,雁鸣小区已经接受了拥堵的现实,忘记了过去的宁静。没人围观城管执法,习惯了三轮和城管捉迷藏。清晨,从城管执法车的鸣笛开始,夜晚,在叫卖声中结束。整天能见飞奔逃命的三轮,也能见到招摇过市的皮卡。

便民综合市场依然萧条,摊位主家走的走,来的来,总有人想赌一把未来,熬不住的就走了。东头花卉市场,依然空空荡荡,招商办公室冷冷清清,市场保洁员兼职着门卫,每天坚持按时开门关门。大家觉得这就是日…

阅读(81) 评论(0) 推荐(0)

双雁大厦不断有人在搬家,原因很简单,就是市容环境恶化,已经使人无法容忍。

在电梯碰见老段,我说,老段你功劳不小,便民市场建成了,把雁鸣大厦的人撵走了。老段说,搬家是人家买了新房子,与市场没有关系。老段这样打圆场,我也没有必要争辩。

周末,我下楼随便走走,刚下楼,就碰上了城管执法车,是一辆白色新皮卡,一路不断鸣喇叭,好像通风报信一样,又好像在抖威风。三轮车听到皮卡传来的信号,疯狂的四处逃跑。…

阅读(70) 评论(0) 推荐(0)

佯狂(四)

文/巨石

双雁大厦门前,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鱼腥鸡臭味,随风飘荡。清晨,三轮车为争地盘,惊醒梦中人。白天出行,在人流中穿行,晚上回家,菜叶子垃圾遍地,流浪狗四处奔波。

一天下班回家,我在楼下碰上老段正在维护秩序。我说,老段你说过市场建成后,可以改变市容环境。老段说,马上会好的,雁飞公司和区政府已经协商好了,雁鸣小区的市容已经交给城管了。城管配备一辆车,…

阅读(66) 评论(0) 推荐(0)

投资八百万的雁鸣小区菜市场落成了。一个高标准大跨度钢结构市场,屹立在唐城墙遗址公园边上,公园被占去了三分之一,却显得极不入眼。不过牌子挂的不是菜市场,而是“雁鸣小区便民综合市场”,由于小区部分业主的反对,市场没有举行开业庆典,悄无声息的开门营业了。也没有按原计划全部建设,只建成了西头的一半,东头另一半仍然是空场地。

有一天,在电梯碰上了老段,我问东头为什么不建了。老段说,不建是暂时的,乒乓球队…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1)

老段是雁飞公司员工,也是我的邻居,负责开发工程的外围干扰。老段人长的横,遇到围攻干扰之类的破事,没有老段摆不平的。

雁飞公司是雁鸣小区最早开发商,双雁大厦就是公司的业绩。双雁大厦一路之隔,巍然屹立在雁鸣小区中心。当年老段对公司开发有功,公司奖励了他一套半价住房,老段就成了我的邻居,住在同一栋楼,低头不见抬头见。老段人心直口快,城府不深,天长日久,无话不说。

在电梯碰见了老段,我问体育场拆迁…

阅读(9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