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哥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我习惯叫他王哥。北京人,属马相,五四年生,躲过了本命年,却没能守住命,六十一岁离开了我们。2013年,我们从相逢相见到相识相知,最后感觉相见恨晚。

王哥给我第一映像,豪爽直率义气,无私无惧无畏。嗓门大,肚子大,财气大。有北京人的风趣,有天津人的幽默,有北方男人的魅力。不同凡响的男人,总能创造奇迹,富有传奇的人生。

王哥吃了一辈子商品粮,身份仍然是京城农民。七十年代在…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0)

“废物点心”,比喻没有能力,没有用处的人。人和点心有什么关系呢!这句成语来自老北京过年民俗。其实乾县民俗也有“废物点心”。

过年要拜年,拜年讲究早,初一先拜本家,初二拜亲戚,初三拜外戚。拜年不能空手去,有礼走遍天下,晚辈拜年都提点心。点心最早是祭祀贡品,寓意实心实意,后来演变成拜年首选礼品。老北京以“稻花村”最有名,陕西“德懋恭”远近闻名。

人的社会关系很复杂,在这个圈子是晚辈,在那个圈子…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0)

1978年初中毕业,我刚满十五岁,被生产队派到杨家河工地去了。虽然只有一个暑假,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杨家河水库,位于乾县东北,是七十年代继羊毛湾后,新开的水利工程。提起羊毛湾,眼泪流不干。连续多年兴修水利,已经让乾县人吃不消。生产队为了应付差事,派了一群回乡青年,刚好学生暑假,我也去冲人数了。虽说大人厌烦了工程,我却感觉很新鲜。有幸在其中,成了新中国最后一批水利民工。

我是应届初中生…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1)

羊肉性温大补,肉香汤鲜,国人皆善食。然吃法各样,新疆喜手抓,东北喝羊汤,陕北吃疙瘩,关中咥泡馍。

西安回民泡馍,劲领小吃风骚。其做法神秘,吃法复杂,食客闻香止步。有幸去品尝,端来煮馍一碗,而非泡馍。乃三种吃法,一口汤,水围城,干巴儿。口感味道,实在不敢恭维。配糖蒜辣椒酱,感觉故弄玄虚,徒有虚名。

近年澄城水盆,走进西安古城,大街小巷门店,占去半壁江山。其汤味寡淡,先吃月牙饼夹肉,后喝粉丝羊…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0)

近年,西安街头出现了乾县饭馆,起名乾州驴蹄子。食客抱着好奇,争相涌进饭馆,以为是驴肉食品,店家却端上来了一碗面。

面与驴蹄子有嘛关系,食客百思不得其解,店家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六七十年代,乾县兴修羊毛湾水库,工程土方量巨大,全凭架子车拉土,劳动强度大。虽说干重活,也吃不上白麦面,常常是用包谷面凑合。包谷面吃搅团很好,但不赖饥饿,俗称哄上坡。因包谷面粗糙,擀面又不成,有人就把包…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