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在伊芦

四月中旬,市散文学会组织40多位作家到灌云县伊芦召开伊芦山历史文化研讨会,并到梅园采风。虽是梅花已落时候,但是,梅园规划手笔之气派,各种梅树之众多,梅王梅后之鲜见,水榭亭阁之精致,曲径回廊之巧成,可谓一步一景,景景可看。大家仍是心里震撼,游兴倍增,文情激发。

伊芦梅园建设历时三年,占地面积1560亩,园内先后栽植红梅、美人梅、绿鄂梅等各类梅树两万多株,布置梅树盆景1300盆,是目…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1)

心 若 梨 花

又是一年梨花开。朋友几家相约一起到郊区看梨花,还未成行,这几天,我心里已满是梨花的洁白甜润……

儿时,家乡村上三奶奶家后园里,也有一棵黄梨树。据说,还是三奶奶的婆婆嫁过来时栽的,到三奶奶晚年,梨树也有近百年。那是一棵相当有名的梨树……树身大概有现在四五层楼那样高,粗壮高大,横枝舒展,树荫能罩半亩地。在村里,那真是独一无二。那时,不知是庭院因梨树而生机盎然;还是梨树因庭院而风…

阅读(1385) 评论(0) 推荐(1)

杨 磨 刀

俗话说:进了腊月门,转眼就是年。这不,农历刚进腊月没几天,处处都充满了忙年气氛。人们除了采购各种年货外,各家各户主厨的男女们都惦记着磨刀,鸡鸭鹅、猪牛羊等年味儿的收拾打理全靠一把好菜刀。

就在刚才,小区的西大门几位大爷大妈围成团,正议论着杨磨刀何时能来小区磨刀,已经显得有几分焦急了。有位大爷摸出手机说马上给杨磨刀发个微信问一问。不一会,杨磨刀回微信,说明天下午2点钟准时到小区…

阅读(547) 评论(0) 推荐(1)

漆太太的篱笆墙

篱笆墙,首先是一道墙。早年在乡下,俗称“笆幛子”,是极其简单又最为常见的一种围墙,具有家院及园子的围栏屏障功能,一般都是用芦苇、树枝、高粱秸或玉米秆等组成。篱笆墙也有门,那是用两根相对粗一点的树棍固定站立成“门框”,中间可以走人或小推车;所谓的门,不过是用硬实一点的树条或竹子编成软帘子,一边固定在所谓的“门框”上,另一边用一段绳子打个结,往篱笆墙的“门框”上一挂便是篱笆墙的门锁…

阅读(4860) 评论(0) 推荐(11)

哦,甜甜的榆钱儿

又是一年芳草绿。

当桃红柳绿,榆树上挑起一穗穗、一串串嫩绿的榆钱儿时,乡下的孙子来信说,村东头八奶奶家院子中那棵百年老榆树被伐倒了,连根刨起,这事在我们那个四面皆山的小小榆树凹就等于放了一颗原子弹。那天,全村的人几乎都来了,把大榆树团团围住。快80岁的八奶奶嘴里嚼着几片榆钱儿,孩子般地抚摸着躺在地上的老榆树干,满脸的皱折里溢满了泪水。之后,她又摘了满满一篮子榆钱儿送给村上…

阅读(930)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