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中央有一块空地,地上有一口井,村民们围井而居。用两层圆木围成的方形井口,高出地面二尺有余。井旁立一个木桩,顶端倒扣一只橡胶水斗,看上去像一个戴着头盔的卫士,终年守护着井。一个用来饮牲口的长条石槽,不知在井旁放了多少年,日久生根,如焊到地里一样。井上没有盖,偶尔飘进去几片树叶也没什么关系。井水冒着地气,吃井水长大变老的村民们,生来就有一股自然的纯厚气息。

晨曦初显,男人们担着水桶,陆续地走出…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1)

听说,那年的正月十七是个雪后初晴的大冷天,我出生在那天的下午。当时,这个家庭的所有人都热切地期待生一个男孩,可想而知,我的到来是多么令全家人失望。呱呱坠地的我,全然不知这个世界的寒冷,我错误地一脚踏进这个不属于我的家庭,像一个不受欢迎的过客,没有人会用温暖的爱来襁褓我,挽留我,我成了一个等待别人来抱养(当地方言叫“经由”)的女婴。当接生婆把这个消息捎给五里之外的一家普通农户,我后来缘结今生的父母和…

阅读(1551) 评论(0) 推荐(0)

秋天,在满怀乡愁的文人眼里是花叶凋零的颓废,是风起寒来的悲凉;秋天,在四季勤劳的农人眼里是果实累累的收获,是半年的汗水换得金灿灿的喜悦。不知是思念赋予了我对故乡的赞美,还是故乡的养育给了我思念的情怀,总之,每年的这个时候,思绪总是不由自主地循着记忆的轨迹,一路寻回到多年前的故乡去。

农历八月的北方乡村,湛蓝的天空像泼了釉的瓷器,空气清清爽爽,金色的阳光明晃晃地倾泻下来,杨树的叶子开始由绿转黄。…

阅读(1312) 评论(0) 推荐(0)

赶交流(故乡的原风景之一)

算来,我已有二十多年没赶过家乡的交流会了。

最近,闲暇时总喜欢搜一些晋剧视频来看。每于静夜,沉浸在这样的鼓弦丝乐声中,以纸为船,以笔做桨,在时光的洪流里逆水行舟,努力地追溯到上源,期待在陈事旧梦中再次和父母相遇并执手亲近,从而,暂且抚慰这积淀于心的念想和忧伤…………

小时候,每年的流火七月,收罢小麦,各乡都要请山西的晋剧团来演出。精明的商人也会趁机贩来一些瓜…

阅读(5040) 评论(16) 推荐(41)

纳兰容若!

我与你相隔于光阴的两岸,中间滚滚远去的是滔滔渺渺的三百年沧桑。

今夜,月朗星明。芭蕉掩映的渌水亭,一盏孤灯把你的影子拉成一幅瘦长的剪纸,贴在雕花的窗上。桌上,墨迹未干的新词透出你心情的孤寒:“别绪如丝睡不成,那堪孤枕梦边城。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书郑重,恨分明,天将愁味酿多情。起来呵手封题处,偏到鸳鸯两字冰。”伊人已去,你悲苦清冷,双眉紧锁一世愁,一支横笛诉平生——{…

阅读(2999) 评论(2)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