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在按你们教的写作文

几次提笔写我的语文老师,纠结!放笔!

因为初中陈老师整过我;高中尚老师使我背上思想肮脏的名声,至今同学们还笑我男女方面开窍早:

六八年初中时。一次作文,我根据病

阅读(911) 评论(0) 推荐(5)

九九年,我搬进新县城宿舍楼顶层六楼时,方圆扩路、平地树被拨光,一群麻雀在窗外防盗网上安了家。 逐之,

可它们如国企改制的下岗工人,不安置不走。夜间挤暖活,说情话;黎明练歌,跳午;还随地大小便。一次

阅读(866) 评论(0) 推荐(7)

注:退休时作个总结,觉得不像文学作品。修改一年不满意,跳不出公文模式。不发吧,费了神,又是真情实感。发了吧!

盘点岁月,捋顺生活

退休了、盘盘点。悲哀!

奋斗一生:“差役”没入国家最低领导

阅读(854) 评论(0) 推荐(10)

老伴手切伤之后…

老伴食指切掉半边指甲,医生说:“指尖骨也掉一块,半个月不能沾水”。

老伴切伤手指是为我。那天东家安排我在家附近办事, 中午回去老伴说:“死鬼回来不说,到沙发上歪一会,等肉化冻

阅读(1009) 评论(0) 推荐(6)

以家族的名义?情归故里!尘埃落定!

圣发哥胃癌晚期,弥留之际问他想去哪,他推开我手中陵园资料深情地说:“响水潭!响水潭!”

老家黄龙档南两公里有条小溪,雨季,洪水冲入小溪的轰隆声能传十里开外,

阅读(790) 评论(0) 推荐(7)

我给“范冰冰”当托之后…

夏天上班,公交车内的清凉美眉使人眼、身无处安放。 我乘人少的头班车,却掉进花丛中:车上全是去领“单”发广告的资深美女。

女多男少,物希为贵。这群江湖女人常逗我这个老头

阅读(853) 评论(0) 推荐(7)

药劲串的慢…

昨天,烟抽两口甩了,不香!中午牛肉面吃了半碗,没味口!也没再喝碗老黄酒漱嘴。办公窒小孙说:“鬼天气,雨下又不下,像我女朋友光谈情说爱,不说结婚,让人憋屈得难受。”

星期五例行喝酒

阅读(988) 评论(0) 推荐(9)

【雨·蝉】

太阳与时俱进,大战半个月,气温破了历史。没有乌云掩护,也无狂风助势,老天爷来泼盆水跑了。转一圈又是一盆,周而复始。气象台予报的准: 阵雨。

水泼在发烫的地上留点印迹,没了。 随之热

阅读(947) 评论(0) 推荐(7)

窗下,他俩谁沾了谁的光?

八二年,单位新建单元楼我住五层。围墙外橡胶厂废弃水塔里,住着一对小夫妻正在我窗下。水塔有门无窗,他们除睡觉都在门前石棉瓦棚下活动。引起我关注:

男子像候耀华,是工人一

阅读(1039) 评论(0) 推荐(10)

 封存的家族秘密

      五四年,父亲25岁任东津区宣传委员,母亲20岁在相邻峪山区工作。认识后,父亲的英俊,能干;母亲的文化,聪慧。相互欣赏相恋。

      当时解放不久,征战多年的南

阅读(1022) 评论(0) 推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