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的启示

阿文

应女儿语文老师的要求,每位孩子要养一盆花(草)进行仔细观察并写一篇关于写物的作文,于是妻子到花圃买了两盆价格较为便宜的含羞草,把它们放在阳台的围栏上。

说实话,我不是很会侍弄花草,顶多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偶尔养一两种,有空时看看,最终都是让它们顺应达尔文的大自然规律,自生自灭去了。可为了女儿能写出一篇让老师称扬的文章还是决定好好地“伺候”她俩。于是,我像宝贝一样呵护着…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0)

秋天的风

阿文

秋天,是一幅画;秋天,是一首歌。是谁的画,是谁的歌?它是秋风的画卷,它是秋风的音符。

秋风过处就是一片片的成熟。

看,那黄澄澄的稻穗垂着沉甸甸的穗头,呵!那不是稻田,是金色的大海。那海里,大人挥舞着镰刀,小孩拾着稻穗,远远望去,他们就像一只只金色大海上翩翩起舞的蝴蝶。

那小坡上是什么?噢,原来是一片果实累累的果园,丰硕的果实压弯了树枝。

橘子成熟了,有的三五…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0)

缙云蕃莳

阿文

俗话说:“缙云蕃莳,永康萝卜。”大凡土生土长的缙云人都知道其含义,因为缙云山多地少,是个“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山区。自古,缙云人就大面积种植蕃莳,以养生灵。缙云蕃莳产量高,能抵半年口粮,闻名遐迩,因而得了“缙云蕃莳”的雅号。

在坡坡坎坎的泥地里,大面积种植蕃莳,蕃莳藤向四周蔓延,那么葱绿和茂盛,把沟沟渠渠都覆盖了。土地看上去丰满盈余,这正是庄稼人所希望的愿景。蕃莳只在泥土…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1)

太阳还红着脸忙着在山后梳妆,

村舍已升上了早醒的乳白炊烟。

门嘎嘎睁开了眼,

闹出了老老少少,

女女男男。

还有几头——

舌尖溜溜,

一左一右舔着鼻孔,

摇着尾巴撒欢的小牛囝。

散向南瓜棚前,

水稻田边,

金针地头,

青青草坎。

于是鸟声笑声相碰,

锄声刀声相连。

和谐而欢乐的生活,

各自弹响清新优美的琴键。

等到来迟的太阳红着脸…

阅读(585) 评论(0) 推荐(0)

烛影摇红•秋月

阿文

溪水莲莲

西风枫叶如花落。

水天一色怎知愁,

忧喜随波走。

又是清秋明月,

怎乃何、

玉轮人缺。

何能得见,

随月忧思,

托思空月。

岁岁年年,

人生谁测早与晚。

润之摔项要民平,

今却天涯远。

荆棘从生山里,

満田间、

花红柳绿。

掌门夜宴,

梦醒时分,

天衰人怨。…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