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冬的第一场雪羞羞答答来了。隐没了凌冽的夸张,除去了呼啸的裹挟,那绒绒晶莹的花,拥入眸子,映出殷殷热切。

“去年雪满长安树。望断扬州路。今年看雪在扬州。人在蓬莱深处(宋·向子諲)”。向来认为,雪是四季的精灵,生命旅途的伴侣。所以,春日里尽管千树万树梨花开,我直觉那不过是雪的芬芳。哪怕是烈日炎炎,我的感触依旧是雪的娇嗔与念想。

雪,晶莹洁白,象征着纯洁无瑕,纯真美好。雪,融为水滋润花草,给大…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1)

撷一片雪花的清香,乘风凌冽的守望,在浅寒的时光里,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仅仅几个时辰的光景,就将告别这一程年的曛黄。不复的

是曾经,留恋的是梦想。

灯下庭踱,雪影怜步,竟念起云卿的《览镜》诗来:

霏霏日摇蕙,骚骚风洒莲。

时芳固相夺,俗态岂恒坚。

恍忽夜川里,蹉跎朝镜前。

红颜与壮志,太息此流年。

遥想初唐这位沈佺期是与宋之问齐名的才子,年轻出道、性耿才高、被宠放肆,…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0)

“只要人人付出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的未来!”这是“我的爱”唱的流行曲《我的爱》。

“我的爱”叫什么?人们好像已不知道了。只记住她的歌名,干脆直呼她《我的爱》。

为此,城郊的凤凰头低价给她一块地,建起豪华的欧式别墅。别墅里陈设如何,人们没进去过,只见门口两个制服保安把门,还有一条大狼狗。

老幺是凤凰头风云人物,能说会道。有人说他是“宁说千句话,不舍一文钱”,他要是喷起来嘴角泛着白沫子还…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0)

有幸邂逅西江,因为那里有闻名的苗寨。

不敢说自己是旅游达人,但见过中国第一的多了。唯独在黔东南视野更开阔,这儿有“天下西江”!

一泓清涟白水河从历史深处走来,绕着青山吊脚楼,蒸腾袅袅轻烟。笙歌鼓唱韵抹花廊小筑,流光溢彩。屏气索真,村连村,寨连寨,曲曲古歌中跳跃着千年生命的律动。

西江、千户苗寨,组合在时光里。

导游小姜硬把我拉成老乡,瞬间归零了中原与黔东南的距离。迟疑的我却在他的“…

阅读(815) 评论(0) 推荐(1)

风,把树上的黄裳褪去,皴眉下闪着憔悴。云,惊悸时令嬗变之萧杀,移步蓝空怜息;燕子南约,蛩影双匿,唯那金菊摇曳,书写心底的秘密。

八百年前的一个晚上,南宋的才女李清照秋夜孤寂,思念远方的丈夫赵明诚,反侧不寐,提笔写下《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如果说人生这场旅…

阅读(712)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