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秋时节,公园里的木槿花开了,茉莉花开了,百合、睡莲也开了。览遍芳华,就数紫薇开的妖艳惬然。怪不得史上文人骚客多为之吟咏骚歌。

白居易有《紫薇花》诗:

紫薇花对紫微翁,名目虽同貌不同。

独占芳菲当夏景,不将颜色托春风。

浔阳官舍双高树,兴善僧庭一大丛。

何似苏州安置处,花堂栏下月明中。

宋代的刘克庄善于联想,从人怜到花,再从花恋到人。《紫薇》如此曰:

风标雅合对词臣,映…

阅读(5) 评论(0) 推荐(0)

当你初起时候,

我在枝头沉醉。

南来北往过客,

不问东西君是谁。

吴越山青翠微,

心字罗衣低垂。

乘着花香读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

月明西楼梦回

烛摇双影心扉

你侬我侬尺素

圈里圈外相思泪。

莺莺啁啾蝶追

千千丝网结对

敢问江潮平时,

满城飞絮何处归?…

阅读(23) 评论(0) 推荐(0)

斗室里只听到毛笔在宣纸上运动的声音,砚墨不时皱出一行行唐诗宋词。

她原本去非洲坦桑尼亚做公益,突然间失去了联系,煎熬许久,连梦都祈祷远离“光荣”。前些天突然来电,说是在大凉山,她辅导了十个山里娃,还是公益事业。

我说,太好啦,不要远涉重洋了,回归故里,报效乡梓也算是孝仁。

原本我俩大学都是读的汉语言文学,同班同桌,研究生她却报了人类学。不知她怎么后来鼓捣上国际公益组织去非洲兜了一圈。还…

阅读(18) 评论(0) 推荐(0)

春风习习,暖阳熙熙,清香阵阵,步履踽踽。

这一片一片的梨园已至成年,想当初都是爷爷任村林业员时亲手嫁植的。其时,孩童的我曾跟着他走过这些荒僻,知道林木嫁接有芽接、枝接、皮接、腭裂接什么的,记住了香梨、鸭梨、酥梨、皇冠梨诸生涩的名词。时光荏苒,不知不觉山岭上有了片片“雪海”。但爷爷却在前些年走了。长眠在那片“堆雪”的香山上。

“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是年华,常思南郑清明路,醉袖迎风雪一杈(…

阅读(53) 评论(0) 推荐(3)

我的书房里有幅“梅花”,日相视,长相望,朋友戏谑我梅痴。实不敢当!私下里自忖比那林逋“梅妻鹤子”差远哩!但此梅却每天勉励我热爱生活,省身悟道,说痴情也有那回事。这,便是王冕那幅《墨梅图》。

王冕是元代的画家,字元章,号煮石山农。爱梅成瘾,自称“梅花屋主”。种梅养梅、作诗咏梅,以笔画梅,生活中梅占据他心中颇大的空间。他画的梅花活灵活现,生机盎然,劲健有力。尺寸之间,孤傲高洁,铮骨冰心。而《墨梅图…

阅读(3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