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规模的拆迁创建现代化旅游城市活动把葱郁的柳园弄的衣不遮体,多少棵柳树被伐,还好,那棵三人合抱的“柳王”幸存下来。

柳园始于上世纪年五六十年代,哲学家艾思奇下乡指导农民学哲学,在老县城的河边处种了好多柳树,后人便冠名相习。

在记忆中筛滤风景,初春的柳园最靓丽。春风抚绿了柳丝,慢慢抹就似有若无的翠烟,给人一种向暖、迷离、

希冀、慰藉、摇荡性情的愉悦。小河流水、花红青点、莺歌孕耳、情侣…

阅读(23) 评论(0) 推荐(0)

今夜无风,窸窸窣窣却在似梦非梦中律动。

乍暖还寒的日子太过寂寥,那个戴着“皇冠”的病毒害的空廓冷陌,倒使我听觉空灵有加。起身推开轩窗,发现是春雨拍打桂花叶子的震颤,青石板的院地在对面人家昏黄的灯晕里也着了朦朦胧胧的湿润。

春雨来了!这是庚子年的首喜。

自春节“封城”,家人斗室蜗居,就是上元夜也只能抬头望明月,惆怅凌虚飞。如今是好,心底煟然勃兴。

“ 春雨细如丝,如丝霡霂时。如何一霶…

阅读(335) 评论(0) 推荐(1)

刚从封城中解放出来,春风吻上我的脸。

曾经的陌上,闻闻相悦,欣欣生意。那芊翠的草儿葳蕤,迷了眼的黄花迷离,一切都是新识,仿佛又是昨天的须臾。

“寤春风兮发鲜荣,絜斋俟兮惠音声。”千年前的楚国宋玉或许同我此情,借《登徒子好色赋》流露心声。想想南宋词人张元干“王孙陌上春风鞚,蕊珠宴、云軿从”,也不乏慨然之气。人就是这样,走过坎坷,念想坦途;历经风雨,仰慕彩虹。

庚子年的日子是熬出来的。{p…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0)

夏秋时节,公园里的木槿花开了,茉莉花开了,百合、睡莲也开了。览遍芳华,就数紫薇开的妖艳惬然。怪不得史上文人骚客多为之吟咏骚歌。

白居易有《紫薇花》诗:

紫薇花对紫微翁,名目虽同貌不同。

独占芳菲当夏景,不将颜色托春风。

浔阳官舍双高树,兴善僧庭一大丛。

何似苏州安置处,花堂栏下月明中。

宋代的刘克庄善于联想,从人怜到花,再从花恋到人。《紫薇》如此曰:

风标雅合对词臣,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0)

当你初起时候,

我在枝头沉醉。

南来北往过客,

不问东西君是谁。

吴越山青翠微,

心字罗衣低垂。

乘着花香读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

月明西楼梦回

烛摇双影心扉

你侬我侬尺素

圈里圈外相思泪。

莺莺啁啾蝶追

千千丝网结对

敢问江潮平时,

满城飞絮何处归?…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