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秋时节,公园里的木槿花开了,茉莉花开了,百合、睡莲也开了。览遍芳华,就数紫薇开的妖艳惬然。怪不得史上文人骚客多为之吟咏骚歌。

白居易有《紫薇花》诗:

紫薇花对紫微翁,名目虽同貌不同。

阅读(32) 评论(0) 推荐(0)

当你初起时候,

我在枝头沉醉。

南来北往过客,

不问东西君是谁。

吴越山青翠微,

心字罗衣低垂。

乘着花香读诗,

曾经沧海难为水。

月明西楼梦回

烛摇双影心扉

阅读(29) 评论(0) 推荐(0)

斗室里只听到毛笔在宣纸上运动的声音,砚墨不时皱出一行行唐诗宋词。

她原本去非洲坦桑尼亚做公益,突然间失去了联系,煎熬许久,连梦都祈祷远离“光荣”。前些天突然来电,说是在大凉山,她辅导了十个山里娃,

阅读(26) 评论(0) 推荐(0)

春风习习,暖阳熙熙,清香阵阵,步履踽踽。

这一片一片的梨园已至成年,想当初都是爷爷任村林业员时亲手嫁植的。其时,孩童的我曾跟着他走过这些荒僻,知道林木嫁接有芽接、枝接、皮接、腭裂接什么的,记住了香

阅读(62) 评论(0) 推荐(3)

我的书房里有幅“梅花”,日相视,长相望,朋友戏谑我梅痴。实不敢当!私下里自忖比那林逋“梅妻鹤子”差远哩!但此梅却每天勉励我热爱生活,省身悟道,说痴情也有那回事。这,便是王冕那幅《墨梅图》。

王冕是

阅读(39) 评论(0) 推荐(0)

历代的改革家中,既有胸怀又有文采的要属北宋的王安石了,他极力推行维新变法,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尽管后来变法失败,但在文学上,冠“唐宋八大家”之列,风采闪烁。

我颇喜欢王安石的诗歌,那种“不平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0)

今冬的第一场雪羞羞答答来了。隐没了凌冽的夸张,除去了呼啸的裹挟,那绒绒晶莹的花,拥入眸子,映出殷殷热切。

“去年雪满长安树。望断扬州路。今年看雪在扬州。人在蓬莱深处(宋·向子諲)”。向来认为,雪是

阅读(590) 评论(0) 推荐(1)

撷一片雪花的清香,乘风凌冽的守望,在浅寒的时光里,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仅仅几个时辰的光景,就将告别这一程年的曛黄。不复的

是曾经,留恋的是梦想。

灯下庭踱,雪影怜步,竟念起云卿的《览镜》诗

阅读(565) 评论(0) 推荐(0)

“只要人人付出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的未来!”这是“我的爱”唱的流行曲《我的爱》。

“我的爱”叫什么?人们好像已不知道了。只记住她的歌名,干脆直呼她《我的爱》。

为此,城郊的凤凰头低价给她一块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0)

有幸邂逅西江,因为那里有闻名的苗寨。

不敢说自己是旅游达人,但见过中国第一的多了。唯独在黔东南视野更开阔,这儿有“天下西江”!

一泓清涟白水河从历史深处走来,绕着青山吊脚楼,蒸腾袅袅轻烟。笙歌

阅读(950)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