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夜雨。清晨,雨把我唤醒了,对我淅淅沥沥地说着话,正要敲门,我赶紧披衣起床,凭栏窗前,迎接冬雨,静观冬雨。

冷风随冬雨来访,窗外冷风冬雨,室内暖风热气,室内室外两重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是在窗玻璃上凝结了一层厚厚的雾,不时还有些许冷风顺着小小的罅隙钻进来,但观雨的热情已高过了丝丝冷风,这点冷风在写作者面前并无大碍。

窗外,我家的炫灰色君威车、对门的红色车、其他邻居家的黑…

阅读(62) 评论(0) 推荐(1)

“轰隆隆”“轰隆隆”,我被窗外一声震耳的惊雷从午睡中喊醒,其实,我压根儿就没睡沉,瞬间就清醒了。噢,下雨了。这是我久盼的一场雨啊!

之前的南方、北方,绕着弯儿下雨,偏偏在我们这个被称为“秃尾巴老李”的故乡没下雨,真是奇了、怪了。回老家的时候,乡民们就说:“不就怎么得罪天老爷了,今年的雨都下偏了,绕着咱这里就走了。”在单位里遇到女同事,她不说别的,开口便说雨事:“青岛下得雨很大啊,咱这里一滴都没…

阅读(46) 评论(0) 推荐(0)

老家,这是个神圣而亲切的字眼,对于每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一提起它,总会思虑半天,心中喷涌着满满情怀,甚或勾起缕缕乡愁;老家又像散文的特性一样,易写而难工,很难写好老家这篇文章,因为情到极处。我曾写过老家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人情世故……而我从不敢冒然写老家这篇文章。今天,联想到老家的历历往事,我就斗胆写一写老家的故事吧,感情使然。

我的老家是山东省平度市东阁街道乔家村,位于山东省著名风景区大泽…

阅读(36) 评论(0) 推荐(5)

炎炎夏日里,不经意间想起了牵牛花。前几天回老家的时候,看到老屋门前路两旁的牵牛花开始抻蔓了,往年的这个时节早就开花了,可今年却迟迟不开,不知还等什么?我亦在等,我是想等它开花了再写这篇文章,等了好久好久,心里好着急,就像等得笔下要生花了,这是感情“牵”出来的牵牛花,这不,就有了这篇《摇曳在心中的牵牛花》。

牵牛花,《辞海》上说:“‘牵牛花’、‘喇叭花’,旋花科。一年生缠绕草本,具短毛。叶互生,…

阅读(36) 评论(0) 推荐(1)

今天不经意间发现了三十多年前的一本旧日记本,日记本的斑驳记录着沧桑的岁月故事,谁说日记不重要?尤其是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显得是多么重要。待打开日记本发现,这是1986年我随部队驻扎在广西边关所记下的日记,字里行间涌动着一个懵懂青年的渴望,一个共和国军人的执著。历历在目,往事牵心。

看着一页页、一段段、一字字的笔迹是多么亲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虽说稍稍退了些色彩,但不退和增进的是感情色彩,似乎更浓…

阅读(2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