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冷的冬天里,感觉有些事物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细细观察,就连乡村房屋顶上的浮炱也变得不一样了,于是我就想写一写乡村冬天里的浮炱。也许有人要问,这浮炱还不一样,还分冬天的、春夏秋天的?我写这篇随笔,就是想让大家知道冬天里的浮炱是个什么样子,它究竟有什么不一样。

浮炱,也叫烟囱,而它有有别于烟囱的地方,因而,通常情况下,将乡村里房屋顶上的烟囱才叫浮炱。它连接着火墙、土炕和灶台。只要灶台一烧火,…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1)

腌咸菜,是我国一种传统文化,古已有之,而外国没有。从小在农村长大,也是看着腌一大缸、一大缸咸菜,闻着浓浓的咸菜味长大的,也就对腌咸菜产生了很深的印象,前些日子,老家发小送给我两个腌制的疙瘩咸菜,看着它那可爱的颜色,我不由得想起了过去家里腌咸菜的事儿,笔就闲不住了。

腌咸菜就是把一定数量的食盐和佐料放入大缸里,再倒入一定数量的水,将食盐和佐料在水中搅匀后,即可放入要腌制的食品,天长日久,就将大量…

阅读(63) 评论(0) 推荐(1)

人是感情动物,人与人、人与物之间一旦有了感情,就会时不时地在脑海里回旋,有了这种情缘,就想把它写出来,以便释放出这种感情。这不,我与大蒜的情结就是这样,好像不写出来有点对不起大蒜了。这就把记忆的闸门打开,让我与大蒜间的老感情自然流泻出来。

我的家乡是山东省平度市乔家村,是远近闻名的大蒜、大姜之乡。不知何年何月来到了这个村子,从我记事起就有了这种红皮大蒜,在这里一辈辈繁衍生长,长出了一道道靓丽的…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0)

清晨出去一趟,临近楼梯口往外一瞄,忽见楼道外一片白光光的。我猜想,是不下雪了?信步走出去,噢,还真下雪了。只见地面盖上了一层雪,院内几十辆车都盖上了一层薄雪,雪地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脚印,不大,大概是女人和孩子的。出院门的地方留下了一段刹车的痕迹,这是雪天行车急刹的缘故。这时候见人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打电话:“下得雪都盖过地面来了,快别干了。”听口气好像干什么小工程。望着漫天飞舞的大雪,我想,这是久…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1)

一月八日早晨,我刚走出楼梯口,就见大多车盖上披了一层薄薄的雪花,而有的车盖上却一点儿雪花也没有。我瞬间就意识到:昨晚下过小雪,没有披上雪花的车是刚开进院里的。由薄薄的雪花我猛然醒悟: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周总理逝世42周年纪念日,昨晚的雪花是提前赶到的,是为悼念敬爱的周总理而来的。犹记42年前的雪花是后到的,是在周总理逝世后的第二天清晨降落的。雪花一前一后的降落,蕴含着很深的意味,引起了我深深的思…

阅读(57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