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想起了儿时的春天,那是儿时的天真烂漫,那是春天的色彩斑斓。每个人都有过儿时的春天,那是珍藏在每个人脑海深处的童真记忆,那是茶余饭后聊起来津津有味的笑料,永远也聊不完,一如生活中的佐料一样,有味。可真要把儿时的春天写出来,也得慢慢斟酌一番、思虑半天,既要像散文一样形散开,神却不能无法无边。

儿时从我家一出门,就是一条宽阔的东西大道,沿路往东一拐,就是一条不宽不窄相对较直的乡间路,这样就可…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0)

有时闲下来突发奇想,人生曲曲折折,高高低低,坎坎坷坷……多么像一条路啊!是啊,人生如路,路如人生,我们所走过的每条路都形如我们的经历,质如生命的意义。路中留下了我们的影子,印证着我们的经历,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我们每个人从蹒跚学步起就已经开始了走路。那时的走路只不过需要大人携扶,走起来左歪右晃、亦步亦趋、跌跌撞撞。那时走的路程不远,总是离家门很近,也不规律,却感到非常不易。从儿时的学走路窥探…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1)

置身于炎炎夏日,思维也热情高涨,使我想起了蚊帐,想起了睡在蚊帐里的时光,那曾是我夏日夜晚的“帐房”。勾起缕缕情思,引起无限遐想。个中有憋闷,有惆怅,有感恩,有风光。那是乡村夏夜里的一段不寻常的日子,那是令人难忘的一段时光。

我一直在农村长大,从记事起就认识了蚊帐。我印象最深的,曾在三顶蚊帐里度过了不同的时光。

第一顶蚊帐,那是祖母曾用过的蚊帐。蚊帐低而小,密而几乎不透风,且印上了岁月斑驳的…

阅读(46) 评论(0) 推荐(0)

今天是正月初九,新年刚过,心里品咂着淡淡的年味,觉做不出年的文章来。正踟蹰,忽奇想。何不遍访大师们,看他们是如何过年?

作家白薇先来了个开场白,说起了《我的家乡》:“一、拜天地。每年大年初一,这朱姓的户族所有的长老及好家庭的少年壮年,都穿起清朝的大礼服,戴红缨铜顶礼帽,对祠前陈设的祭坛尽拜,两边有读词章的祭司,大家对着横陈狭长的祭坛三拜九叩,拜了一次,把祭坛移向前些再拜,总共不知拜三次还是几次…

阅读(52) 评论(0) 推荐(0)

乡村里的习俗,是乡村里不容回避的生命轴上的坐标和生活元素,是大都要经历和应对的,自从过了年没事的时候我就在琢磨这件事,爱细数起乡村里那繁琐的习俗来。从小在北方农村长大,对北方乡村习俗也比较了解,又因当兵辗转于南方,对南方的民间习俗也大致了解。这样,从正月数到腊月,从南方数到北方,又从北方数到南方,我觉得全国乡村的习俗大致相仿,几乎每月都有习俗,且大抵有数字次第上升的排序,这就有了故事,指尖下就流淌…

阅读(9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