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这是个神圣而亲切的字眼,对于每个人来说都至关重要,一提起它,总会思虑半天,心中喷涌着满满情怀,甚或勾起缕缕乡愁;老家又像散文的特性一样,易写而难工,很难写好老家这篇文章,因为情到极处。我曾写过老家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人情世故……而我从不敢冒然写老家这篇文章。今天,联想到老家的历历往事,我就斗胆写一写老家的故事吧,感情使然。

我的老家是山东省平度市东阁街道乔家村,位于山东省著名风景区大泽…

阅读(6) 评论(0) 推荐(3)

炎炎夏日里,不经意间想起了牵牛花。前几天回老家的时候,看到老屋门前路两旁的牵牛花开始抻蔓了,往年的这个时节早就开花了,可今年却迟迟不开,不知还等什么?我亦在等,我是想等它开花了再写这篇文章,等了好久好久,心里好着急,就像等得笔下要生花了,这是感情“牵”出来的牵牛花,这不,就有了这篇《摇曳在心中的牵牛花》。

牵牛花,《辞海》上说:“‘牵牛花’、‘喇叭花’,旋花科。一年生缠绕草本,具短毛。叶互生,…

阅读(12) 评论(0) 推荐(0)

今天不经意间发现了三十多年前的一本旧日记本,日记本的斑驳记录着沧桑的岁月故事,谁说日记不重要?尤其是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显得是多么重要。待打开日记本发现,这是1986年我随部队驻扎在广西边关所记下的日记,字里行间涌动着一个懵懂青年的渴望,一个共和国军人的执著。历历在目,往事牵心。

看着一页页、一段段、一字字的笔迹是多么亲切,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虽说稍稍退了些色彩,但不退和增进的是感情色彩,似乎更浓…

阅读(4) 评论(0) 推荐(0)

在不经意间想起了我家的那棵李子树,触动了我的几多情思,引起了我的无限遐想,我想,该写一写李子树了。因我把家中的苹果树、葡萄树、梨树、石榴树、香椿树等写了个遍,唯独没写它了,它似乎也就找上门来了。

我家李子树栽在老家庭院的西南角墙根下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那是过去那个贫穷年代祖母亲手栽下的,我从记事起就认识了它,我一直不知什么时候栽的,估计大概比我年长不了多少,只记得那时它又矮又小,一如它生长的那…

阅读(18) 评论(0) 推荐(3)

夏日傍晚,渐渐夜幕四合,窗外渐次华灯初上。乘着这么迷人的夜色,你猜我想到了什么?我从记忆的碎片里,想到了乡村夏夜里那一盏盏飞动的小灯笼,不,那是一颗颗乡村夜空里的小流星,也不对,那是飞翔在我心中的萤火虫。

我在动笔之前,先与妻谈论起萤火虫来。妻说:“我已好多年没见到萤火虫了,是不是现在打农药多了的原因?”我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吧,我也快二十年没见过萤火虫了。”

萤火虫,那是乡村夏夜里的…

阅读(1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