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收来临,金色的麦浪吸引着我,麦浪滚滚,牵动着我的思绪,机声隆隆,震撼着我的心弦,不由勾起了我年少时割麦的一幕一幕。那时的割麦,是大集体时代的麦收演奏曲,学生放假搞麦收,内帮生产队,外帮周遭村,成为了一支不可小觑的麦收“突击队”。镰刀霍霍,割出了一个个少年豪气;走村串乡,解除了一个个村麦收之困。细细回味,我的脑海一如风吹麦浪一样汹涌翻滚。

少年时代麦收期,那时候还是大集体时代,学校统一放假帮助…

阅读(17) 评论(0) 推荐(0)

暮春时节,又闻着鲜亮的蚂蚱菜味了。昨天,老家发小给我送来一大兜刚掐的蚂蚱菜,还没来得及做,今天又给送来了一大兜才包的蚂蚱菜包子。闻着蚂蚱菜香,那是野菜独特的鲜香,吃着头茬蚂蚱菜包子,啊呦,那个鲜呀,这是久违了的味道,我吃了一个半大包子,唇齿留香,那种亲切自然的味道立马涌上心头,勾起了我对蚂蚱菜的无限遐想,便想写一写蚂蚱菜了。

蚂蚱菜,是一种野菜,长得酷似马齿笕,因而许多人把它误认为是马齿笕,并…

阅读(22) 评论(0) 推荐(0)

人们总爱把“我心中的太阳”挂在嘴边,而我却常常把我心中的月亮放在心上,深深地爱着它。我起初爱月亮,是从刚记事起,那时很愿意巴眼望着皎洁的月亮斜照在木棂子窗上的幻影,幻影带来稚童的想象;随之渐渐长大,明亮的夜晚在门前漫步,我走,月亮走;我慢,月亮慢;我停,月亮停。那时就感到好奇。后来,夏夜街上乘凉,看着月亮里面影影绰绰,似乎里面奥妙无穷。这时候就觉得神秘。再后来,庭院赏月、中学月夜护校、中原中秋观月…

阅读(44) 评论(0) 推荐(0)

昨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乘着节日的浓浓的气氛,我往老家赶。走近家门口,就见一群红男绿女正在嘻嘻哈哈地在“五一”节里劳动着,说是正在从井子里往上拿芋头,他们面前堆起了编织袋里装满芋头的“小山”;到了家,与老父亲、弟弟、弟妹、妹妹、外甥女、表哥一起度过了这个纪念劳动者的节日;今晨,又见微信群里好友陶瑞法发来《打开中国“五一”节的档案》的文章,读来颇有兴味,便想写一写对“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感受了。{…

阅读(30) 评论(0) 推荐(0)

5月5日立夏,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七个节气,也是夏天的首个节气。在天文学上表明即将告别春天,是孟夏时节的正式开始。今天凌晨,站在夏天的门口徘徊,淅淅沥沥地下了一场雨,立起了一个温润的夏天;正在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我听到小区河里一片蛙鸣,多么生动,立起了一个蛙鸣蝉声的夏天;立夏时节,万物勃兴,立起了一个昂扬的夏天。由此,我便想写一写立夏了。

为了先给“立夏”一个确切的定位,我便查了《辞海》,是这样…

阅读(4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