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里的习俗,是乡村里不容回避的生命轴上的坐标和生活元素,是大都要经历和应对的,自从过了年没事的时候我就在琢磨这件事,爱细数起乡村里那繁琐的习俗来。从小在北方农村长大,对北方乡村习俗也比较了解,又因当兵辗转于南方,对南方的民间习俗也大致了解。这样,从正月数到腊月,从南方数到北方,又从北方数到南方,我觉得全国乡村的习俗大致相仿,几乎每月都有习俗,且大抵有数字次第上升的排序,这就有了故事,指尖下就流淌…

阅读(25) 评论(0) 推荐(0)

临近过年了,我不免想起了儿时过年的滋味。古朴、实在、欢乐、味浓。那时的过年很单纯,就图的是吃好的、穿新的,玩个痛快的。儿时的年虽说简单,可总是令人难忘,现在想来,仍滋味悠长。

记得儿时快要过年的时候,那种渴望、憧憬、急切的心情无以言表。常常跟缠在大人们屁股后面追着问:“奶奶,什么时候过年?”“妈,还有几天过年?”言语中充盈着急切,对过年的期盼。急切的是等待过年的漫长,这是如今的孩子们难以理解的…

阅读(30) 评论(0) 推荐(1)

麦收来临,金色的麦浪吸引着我,麦浪滚滚,牵动着我的思绪,机声隆隆,震撼着我的心弦,不由勾起了我年少时割麦的一幕一幕。那时的割麦,是大集体时代的麦收演奏曲,学生放假搞麦收,内帮生产队,外帮周遭村,成为了一支不可小觑的麦收“突击队”。镰刀霍霍,割出了一个个少年豪气;走村串乡,解除了一个个村麦收之困。细细回味,我的脑海一如风吹麦浪一样汹涌翻滚。

少年时代麦收期,那时候还是大集体时代,学校统一放假帮助…

阅读(39) 评论(0) 推荐(0)

暮春时节,又闻着鲜亮的蚂蚱菜味了。昨天,老家发小给我送来一大兜刚掐的蚂蚱菜,还没来得及做,今天又给送来了一大兜才包的蚂蚱菜包子。闻着蚂蚱菜香,那是野菜独特的鲜香,吃着头茬蚂蚱菜包子,啊呦,那个鲜呀,这是久违了的味道,我吃了一个半大包子,唇齿留香,那种亲切自然的味道立马涌上心头,勾起了我对蚂蚱菜的无限遐想,便想写一写蚂蚱菜了。

蚂蚱菜,是一种野菜,长得酷似马齿笕,因而许多人把它误认为是马齿笕,并…

阅读(41) 评论(0) 推荐(0)

人们总爱把“我心中的太阳”挂在嘴边,而我却常常把我心中的月亮放在心上,深深地爱着它。我起初爱月亮,是从刚记事起,那时很愿意巴眼望着皎洁的月亮斜照在木棂子窗上的幻影,幻影带来稚童的想象;随之渐渐长大,明亮的夜晚在门前漫步,我走,月亮走;我慢,月亮慢;我停,月亮停。那时就感到好奇。后来,夏夜街上乘凉,看着月亮里面影影绰绰,似乎里面奥妙无穷。这时候就觉得神秘。再后来,庭院赏月、中学月夜护校、中原中秋观月…

阅读(6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