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经意间想起了我家的那棵李子树,触动了我的几多情思,引起了我的无限遐想,我想,该写一写李子树了。因我把家中的苹果树、葡萄树、梨树、石榴树、香椿树等写了个遍,唯独没写它了,它似乎也就找上门来了。

我家李子树栽在老家庭院的西南角墙根下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那是过去那个贫穷年代祖母亲手栽下的,我从记事起就认识了它,我一直不知什么时候栽的,估计大概比我年长不了多少,只记得那时它又矮又小,一如它生长的那…

阅读(10) 评论(0) 推荐(2)

夏日傍晚,渐渐夜幕四合,窗外渐次华灯初上。乘着这么迷人的夜色,你猜我想到了什么?我从记忆的碎片里,想到了乡村夏夜里那一盏盏飞动的小灯笼,不,那是一颗颗乡村夜空里的小流星,也不对,那是飞翔在我心中的萤火虫。

我在动笔之前,先与妻谈论起萤火虫来。妻说:“我已好多年没见到萤火虫了,是不是现在打农药多了的原因?”我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吧,我也快二十年没见过萤火虫了。”

萤火虫,那是乡村夏夜里的…

阅读(5) 评论(0) 推荐(0)

久违了,城市里的蛙鸣。

生活在钢筋、水泥组合的方块里,大概有几年没听到蛙鸣了吧?迁到新居后,小区里有一条弯弯的小河,河里有潺潺的流水,自然就有了小鱼、小虾、担杖钩、青蛙之类的水生物。我这人夏天习惯到阳台乘凉,忽一日,从左前方传来“咯、咯、咯”的声音,像是青蛙的叫声,我凝思静听,又是一声“咯、咯”,确定无疑,就是青蛙的叫声,现在听起来竟是那么的悦耳、美妙。一如那动听的小夜曲,醉人的天籁之音,吊起…

阅读(6) 评论(0) 推荐(1)

久居小城,听腻了“轰轰”的汽车声,听烦了“隆隆”的建筑声。总想听听乡村的声音。在这里不妨打开记忆的闸门,聆听一下儿时乡村的声音。那是美妙动听的天籁,那是大自然的原声,那是风雨雷电的合唱,那是人与万物的交响。

鸡鸣狗吠,是乡村里最常听的声音,每天最早就拉开了乡村声音的序幕。“一唱雄鸡天下白”,公鸡一叫,天就亮了,这是多么伟大的声音。一只雄鸡引颈高歌,唱出了东方的微白,唱响了主旋律,叫响了新一天的…

阅读(26) 评论(0) 推荐(2)

小城久日无雨,终于把它给盼来了。前天下午三点多钟,骤然间天昏地暗,随之就是一阵“轰隆隆”的雷声,雷声刚过,天空就“啪啪”地下起了与雷声、与夏季不相称的雨,雨的缠绵拉拽着我拿起笔走到客厅窗前,赏雨。

雨渐渐大了起来,雨中的窗外,增添了些许与平日里不一样的色彩。抬头远望,目之所及,是大大小小多种多样多姿多彩的汽车、三轮车、摩托车等在疾驶,思虑间,只见一辆红色大货车从东而来,向西急驶;一辆接一辆蓝的…

阅读(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