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走过来的人,大都有过学农谣的经历。说的学农谣,就是小学课本上就有农谣知识,有的要求课堂上背诵,有的要求熟记,课后就成了你一句、我一句逗趣的事儿。这样的农谣,不逊于时下盛行的段子,以至于随人流行于社会,走进人们的生活,成为那个时代的人刻在脑海深处的印记。

记得那时在小学二三年级课本上就有这样的农谣,蔬菜类的记得最清晰,随口就来,“菠菜韭菜藕,黄瓜葱地蛋。茄子豆角姜,白菜萝卜蒜。…

阅读(79) 评论(0) 推荐(0)

在山东平度,只要一提起蔡齐来,大凡上了些岁数的人都知道,都惊叹于他的传奇经历,而更为惊奇的是,北宋杰出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竟为他写了墓表。这蔡齐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范仲淹为他写墓表?

蔡齐(988-1039),字子思,谥文公。他的曾祖父蔡绾原籍洛阳,宋初任胶水(今平度)县令长达9年,他为政宽和,与当地人民相处甚好,晚年在胶水安家占籍。蔡齐的祖父和父亲都“博通经史、善为诗文、乡党称其孝友。”蔡齐…

阅读(39) 评论(0) 推荐(0)

离开乡村,久居小城,听到的知了声少了,不只是少了,感觉也大不一样了,似乎是叫声少了,多了些乡愁,这是知了叫出来的。妻听我说起小城知了叫声不同,便问:“城里的知了叫声还能不一样?”我说:“真的不一样,今天我就要写写它的不一样。”

我只是凭感觉对妻说说,而要真正写起来,还真得慢慢咀嚼回味一番,来比较着城乡知了叫声的不同。有着乡村、城市双重经历的人,一听就听出了知了叫声的不同。先是城市里的知了少,自…

阅读(86) 评论(0) 推荐(1)

麦收就在眼前,我不羁的思维却回到了从前,几十年前的麦收景象一如金色的麦浪,在脑海里翻起了巨大的波澜。那是一幕幕巨大的场景,那是一场场精心设计的彩排,那是一次次男女老少齐上阵的大会战,那是留在人们心中的一道靓丽风景。

曾记否,麦收前夜,一个个壮汉都在磨刀霍霍,镰刀亲吻着久违的磨刀石,“沙沙、噌噌”的回声从一个个农家小院里传出,回荡在乡村寂静的上空,磨掉了久积的锈垢,磨出的镰刀锋利雪亮,一个个插别…

阅读(80) 评论(0) 推荐(0)

不经意间想起了儿时的春天,那是儿时的天真烂漫,那是春天的色彩斑斓。每个人都有过儿时的春天,那是珍藏在每个人脑海深处的童真记忆,那是茶余饭后聊起来津津有味的笑料,永远也聊不完,一如生活中的佐料一样,有味。可真要把儿时的春天写出来,也得慢慢斟酌一番、思虑半天,既要像散文一样形散开,神却不能无法无边。

儿时从我家一出门,就是一条宽阔的东西大道,沿路往东一拐,就是一条不宽不窄相对较直的乡间路,这样就可…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