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纸合同把我牵到了离家三十公里的工厂里,又一班十小时的工作流程把我固定在机轮飞转的车间里。我那时在车间里当保全工,保全工的行当有一定的技术含量,还有一些休闲时光。有了休闲时光,眼睛闲不住,也会滑溜滑溜眼珠子,大饱了眼福;腿脚闲不住,绕着整个车间里溜达溜达,耳闻目睹车间里的浪漫故事,脑海里就翻腾起鲜活的东西,随着时光的纷纷谢幕,总有些痕迹留存在心里,也总想把它写出来。

我所在的…

阅读(81) 评论(0) 推荐(1)

昨日下午,也就是六点钟的光景,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的意思。忽一阵凉风吹来,紧跟着,雨就来了,初秋的雨,来就是急的,只听窗外“沙沙、沙沙沙……”的声响,声音渐渐增大,好像从远处飘来。不一会儿,雨敲窗子,这是秋雨的问候,原来,雨儿已发现我站在窗前看它们。

忽听窗外鸣响一声汽笛,“唰唰、唰唰”,这是汽车冲击急雨的声音,一辆车从家属院里驶出,还没回过神来,先是听到“嗤”的一声,一辆车开进家属院,溅起小水…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1)

我从小就爱逛供销社。记得从我记事起,在村子东头就有供销社,那时我母亲就在供销社里,为亲情所牵,所以我就爱逛供销社;上小学后,那时看到供销社里有琳琅满目的商品,许多是我学习所用的必需品,我总爱到供销社里买本子、铅笔、铅笔刀、橡皮、圆珠笔之类的,这是因学习所需爱逛供销社;中学时光,想看看外面世界的精彩,那时真没有什么可看的,就和同学结伴走出村子,特意去逛供销社。这不同的逛供销社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3)

昨天回老家心情大好,可快到老家的时候,突遇修路,道路被挖断,便掉头另寻他路,也是被挖掘机挖的坑坑洼洼的,走起来颠颠簸簸,我心情也一时好,一时坏。回到家里,与父亲、弟弟一家吃午饭时,八十五岁高龄的老父亲看着电视屏幕突然说:“今天是日本投降日。”从老父亲口里说出来是那么硬气和自豪。我听了先是一怔,继之随口应答:“是啊,今天8月15日,1945年的今天日本投降,今天是日本投降72周年纪念日。”父亲和弟弟…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1)

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子里经常搞忆苦思甜,顾名思义,就是回忆旧社会的苦,思念新社会的甜。那时候,大队里也忆苦思甜,生产队里也忆苦思甜,学校里也忆苦思甜。因每次忆苦思甜都得哭,起初,我把忆苦思甜理解为“忆哭思甜”了。后来,随着渐渐长大我才纠正过来。见识了那么多的忆苦思甜,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儿时所在的第二生产队的忆苦思甜了。

那时候,从上到下搞忆苦思甜几乎都是一个模式,就是开忆苦思甜会。生产队麻雀…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