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觉又到了枣儿红了的时候,撩拨着我的味蕾,牵动着我的思绪,我便想起了儿时所见到邻居家诱人的红枣,看邻居家摘红枣、打红枣的动人场面,那种感情就流泻到字里行间里。

邻居家就住在我家的斜对面,他屋后的夹道里种了三棵枣树,都在葳蕤地生长。从我记事起,就觉得枣树都很粗壮了,即便小的那棵也有大人的一对掐多粗吧。记得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树上的枣儿就开始一颗颗由黄变红,一如树上挂着的一盏盏小灯笼,那也算是乡村里…

阅读(98) 评论(0) 推荐(2)

我的家乡山东平度,自古以来就有种芹菜的历史,而独城郊马家沟村出了名,我要对马家沟芹菜来个特写,用了这个题目,没有沽名钓誉之嫌吧?因马家沟村也属“平度”这个家乡,且离我的真正老家也就十多公里吧,带着这种愿望来写,就会感到一种亲切感,一写家乡的芹菜,就会有许多感情要自然流露出来,有许多憋在心里的话要说。这不,又快到“青岛马家沟芹菜节”了,我就忍不住要写一写家乡的芹菜了。

家乡的芹菜据说有数百年栽培…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1)

今天,偶翻日记本,发现了我读李存葆中篇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后的一篇日记,那是30年前我在部队时写的一篇日记,那时我与李存葆素昧平生,每每读着日记,感情似乎现在这样强烈。30年后的今天,我与李存葆将军通过信、通过电话,我觉得与他虽未谋面,但有深交,还有相同的军人出身,相近的地域关系。有了这多重关系后,重新看到这篇日记的时候,一如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倍感亲切,滋味悠长,重新勾起了我深藏在内心的…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2)

前几天,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条微信《曾国藩:耐烦之人必成大器》。说的是淮军建军之初,李鸿章推荐三个人才去拜见曾国藩。曾国藩没立即接见他们,只是站在暗处悄悄观察着。半个时辰过后,他发现,已有两人等得不耐烦了,而只有一人神态自若,背着手,仰着头看天上的浮云。仔细观察后,曾国藩便对李鸿章说:“你推荐的这三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才堪大用。”李鸿章忙问:“老师是如何得知的?”曾国藩微微一笑说:“做大事,最重要的…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1)

现在的许多年轻人都没见过顶针。而在我儿时所见的顶针就多了,且多种多样,都已珍藏在脑海深处多年。忽一日,在我家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枚顶针,便从脑海里一股脑地扯出了许多的顶针,有金光闪闪的铜质的;有白铁质表面刷铜颜色的,经年后仍发出熠熠白光;还有一种黑铁做的,儿时所见就已锈迹斑斑,记载着岁月的沧桑。儿时所见的这些个不同的顶针中,最多的是母亲、祖母的顶针,还有外祖母和街坊邻居的顶针。每个顶针都记载着一段历史…

阅读(876)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