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秧酒,搭谷饭,

挖红苕,吃破烂……

这首歌谣,童年时我经常听到。那个时候,喝的酒还是用红苕煮的,并且还要凭票供应,栽秧苗弯着腰一整天,酒能舒精活血,所以不管男人女人都可以喝上两口解解乏。秋收时,新谷子晒干了,好长时间没有吃到米饭的我们,就有希望吃到新米饭了。至于挖红苕为啥我们总是吃到破了的或很小的红苕,原因用不着说了,凡是没有劳动力的家庭,生产队分给的一般都是挖破了、别人不要的红…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0)

在秀山,只要你留心观察,县城和小镇的街头巷尾,学校、医院的门口,米豆腐和油粑粑摊摊随处可见,光临这些小摊的顾客,大多是一些姑娘、学生、妇女,偶尔也有个别老婆婆和男人,他(她)一个个低着头,坐在摊主摆放好的小桌前,左手捧着一碗塑料碗(或磁碗),右手拿着一根蔑签很熟练地插着碗里方颗粒状的米豆腐,沾上碗里的红海椒酱直往嘴里送,也许是由于红辣椒对口腔挺剌激的缘故,嘴里不时发出“咝、咝”的声音,看着他(她)…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1)

在阳雀“米贵阳米贵阳”的叫唤声中,不知不觉就 进入了五月,乡村的人们忙碌多了,山坡上、田坝中到处都有挑粪、挖土、施肥、除草的人,一个“双抢”的季节开始了。 小春栽油菜,大春栽水稻,一年中就这么两次是农民们最忙的季节。童年和少年栽秧时的场景,就是这样若隐若现地浮现在此时此刻的脑海里……

小时候,自我懂事时起,我都从来没有远离过红色的五月,因为五月是个忙碌的月份,是个收获丰收、播种希望的日子。更多…

阅读(535) 评论(0) 推荐(5)

记得小时候,每逢八月十五中秋节的晚上,在我们乡下农村,都会有小孩成群结伙去偷冬瓜或水果的习俗。据传说是吃了偷来的冬瓜不生疮长包,来年可以吉祥。还有一个说法,没有生育小孩的夫妇,偷个冬瓜放在被窝里,以后就会怀上。因此,往往是冬瓜的主人有意不把冬瓜收拾完,留下一个大的在地里,用冬瓜叶和冬瓜滕盖住,在八月十五这天等着大家来“偷”。

四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小孩子,中秋节也会参加“偷”冬瓜的队伍,我们既…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0)

你见过水碾房吗?在我的记忆中,我们生产队就建过两处碾房。一处是建在孝溪水库大堰的水渠上面,已经拆除好多年了,一处现在都还耸立在机耕道边,只有石头墙和瓦屋面,里面的物价都全部被拆除了。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这里的农村没有安装上电线,水碾房就是村民们加工大米、小米,磨玉米等粮食的地方。在我们生产队未建碾房前,我们寨子要碾米,是挑到寨盼或上马墩去碾的。

在山区,因为碾房需要水来冲水车转动,…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