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那天,我和泥土的花香从川河盖回来,已是下午三点,妻子刚从凤桥湾抖油菜回来,她来不及休息喝上一口水,又要背着工具,到屋对面的田里把已翻晒了的油菜抖了。

于是我草草地喝了一碗她早上煮的稀饭,也戴上斗笠,穿上一件长袖子衣服,跟在她后面来到田里,太阳火辣辣地照在身上,尤如烈火铬烤一般,身上感到热烘烘的,额上、身上汗水像豆大一般直冒出来,但天再热也得挨着,谁让我们是农民呢。

在田的中间,妻子在…

阅读(78) 评论(0) 推荐(0)

麦粑汤,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外地的朋友都听不懂。

记得小时候,小麦收获之后,妈妈会时不时会煮一大盆麦粑汤让我们吃,那时候,家里分到的粮食少得可怜,能吃到麦粑汤就是很不错的美食了。

母亲从自留地里薅草回来,背篼头会有几个薅草时被带起来的小洋芋。母亲叫我找来破碗片,把这些小小的洋芋个一个个地刮去薄皮,泡在瓷盆里,等待发落。手脚利落的母亲则和好小麦面粉,加上适量的水,在瓷盆里不停地揉搓,揉成一坨麦…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0)

忆郭定远老师

文/泥土的花香

昨天(1月12日)在县作协会员微信群中,收到郭老于12日凌晨不幸仙逝的噩耗,我心情一下子陷入悲痛之中,晚上,我强忍住悲痛,泪眼模糊地坐在电脑前,将泥土微信群里、大家写的关于悼念郭老的文字,复制粘贴上传到微信公众平台进行编排,但在写小编的话时,有两处由于心情太糟,还是出了差错。

我第一次知道孙因这个名字,大约是在一九八二年冬天,那时我还未从高考落榜的沉重打击…

阅读(230) 评论(0) 推荐(1)

秀山人好客,在秀山县居住的土家族人更热情好客,他们除了用甜酒、糍粑、腊肉、米豆腐、油粑粑等食物招待客人之外,而且是随着季节的变化用不同饮料待客,以尽主人的情谊。

如果是春季家里来了客人,毛尖茶是必不可少的饮料。这种毛尖茶是在清明时节采摘下嫩嫩的毛尖茶搓成的,泡这种茶很讲究,先要在瓷盅中放入适量茶叶,然后倒开水发一下,再冲开水泡茶。茶泡好后,会发出淡淡的清香,喝的时候要慢慢地喝,一口一口地尝,喝…

阅读(349) 评论(0) 推荐(0)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乡下大部分的村寨都还没有通电,当然也不可能有电视机。我们这些农村娃只是常听从外面回来的人饶有兴趣说起电视,他们说城里人坐在家里就可以看世界,电视象电影一样的,里面同样有会说话、会动、会唱的人,有山有水有风光,能看到好多好多乡下人以前都不知道的东西。人们对那个没有见过的“小电影”就产生了异乎寻常的兴趣,特别是我们这帮小孩子,总是追问那东西用不用放电影片子,需要不需要请街上的电影…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