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冷的冬天里,感觉有些事物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细细观察,就连乡村房屋顶上的浮炱也变得不一样了,于是我就想写一写乡村冬天里的浮炱。也许有人要问,这浮炱还不一样,还分冬天的、春夏秋天的?我写这篇随笔,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1)

腌咸菜,是我国一种传统文化,古已有之,而外国没有。从小在农村长大,也是看着腌一大缸、一大缸咸菜,闻着浓浓的咸菜味长大的,也就对腌咸菜产生了很深的印象,前些日子,老家发小送给我两个腌制的疙瘩咸菜,看着它

阅读(31) 评论(0) 推荐(0)

人是感情动物,人与人、人与物之间一旦有了感情,就会时不时地在脑海里回旋,有了这种情缘,就想把它写出来,以便释放出这种感情。这不,我与大蒜的情结就是这样,好像不写出来有点对不起大蒜了。这就把记忆的闸门打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0)

清晨出去一趟,临近楼梯口往外一瞄,忽见楼道外一片白光光的。我猜想,是不下雪了?信步走出去,噢,还真下雪了。只见地面盖上了一层雪,院内几十辆车都盖上了一层薄雪,雪地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脚印,不大,大概是女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1)

一月八日早晨,我刚走出楼梯口,就见大多车盖上披了一层薄薄的雪花,而有的车盖上却一点儿雪花也没有。我瞬间就意识到:昨晚下过小雪,没有披上雪花的车是刚开进院里的。由薄薄的雪花我猛然醒悟: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阅读(556) 评论(0) 推荐(1)

前几天回老家的时候,在庭院东南角的小厢屋里看到了一张新式塑料锨,比之过去的木锨又宽又大而又好看。我便对一旁的妻说:“怎么现在又换成这样的锨了?原来的木锨几乎没有用的了。” 妻说:“这种锨看样子能挺好用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1)

为什么要写这个题目?源于我前几天回老家,堂哥跟我说起堂伯当年参加抗战的故事,有个故事情节对我印象很深,说是堂伯曾点着老家的松树油用功苦读,那时已成为人民军队中的指挥员,却遗憾地牺牲在疆场。回家几天里,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2)

老家的房屋大都坐北朝南,那叫正屋,而东西两侧盖的房屋就叫厢屋。从我记事起就记得老家有个西厢屋,证明它比我先到。老厢屋里装满了我与它的感情,给我带来了童年欢乐、少年憧憬、青年梦想。有了这样的缘分,它就会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1)

由当下的腐败与反腐败,我联想到了一个人心境污染与清扫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到所清扫过后的地面,是那样的整洁;旅游所见到清理过后的湖面,是那样的明净;日常所见抹擦过的镜面是那样的光洁。其实,人的

阅读(821) 评论(0) 推荐(2)

我很小的时候就用象棋“打棋估堆”,我认为这是棋类最简单的一种;上学后,下过乡村地棋,记得有“五福“、“五局”、“马虎咬孩子”等庄户棋,这是最随意的一种,在地上随意画上棋格,在地上捡拾起石头、瓦片就来;

阅读(61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