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停驻在南方风轻云淡的九月,秋叶悄悄滑落树梢,爬在地上,一寸一寸地蔓延着,仿佛要爬过今生,看尽来世所有的风景。

One

晌午,几束温暖可见的光线齐齐穿过校内榕树的柳须,掉在柏璃的视网膜上,A大的模样就这样映在她的眼里,无比的清晰。

她拉低了帽檐,拖着行李走进校园,右边斜剪的刘海倾至耳垂,挡住了从一只眼睛里射出的冷冽目光。

“小璃。”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

柏璃抬起…

阅读(1239) 评论(0) 推荐(8)

他们才是同一个王国里的人,依靠彼此更能安身立命。

One

兰曦和林双双打赌,兰曦赌输了,只好应林双双的要求去她家开的酒吧当一天服务员。

这本是女生间的一个小小的游戏,而兰曦也就是在那天认识了项晨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

林双双在吧台指挥,说:“那个男生很酷哎,在这一带很有名。你现在就去给他送酒,当初可是说好了的啊,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可不许耍赖。”

兰曦无奈,连服务员的衣服也…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3)

命运安排一场看不到终点的别离,是否就是为了让人们独自在空荡荡天空下,于沸腾的思念和悔恨之中发现那时的错过。是否就是为了惩罚你,对于那么珍贵的人却没有去珍惜的,悲剧!

有人说成长其实与煮饺子异曲同工,柔软了轮廓,丢掉了棱角,捞到碗里沾上红艳艳辣椒油赢得鲜亮外表时,陷也熟透——有了一颗坚硬的心。

然而不可能一步到位,在成长至坚不可摧,懂得趋利避害的武装真正的自我之前,又邂逅了谁,怎样不动声色却…

阅读(759) 评论(0) 推荐(5)

多年以后,沈晰然开始习惯背靠着吊椅,神情黯然的望着窗外涌动的流云,然后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底,任光电逐渐消失,悄悄带走了本就不多的记忆。

但她知道,无论多少年,她都不会忘记那一年的秋日,天空泛起了浅白的纯色,骄傲而美好。而她遇见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许夏年,曾一步步带着一个女孩,寻找她不敢企盼的幸福。

一、遇见

那个黄昏,西斜的落日时水粉画里德鹅黄色,亦深复浅。光环外的余晖穿过云层,铺在了…

阅读(1792) 评论(0) 推荐(10)

楔子

黑板报下面,我骑在汤肖的脖子上,个头和教室里的凳子相差无几,但那其实就是活脱脱的一散打行家:“说,你以后还欺压龙渺渺不?你这个小坏犊子,一肚子坏水。”

这些骂人的金句都是我爸平时用来对付我的,我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也不忘了收集整理,还真派上用场了。

汤肖红了脸:“男,男人婆。”

物品照着他肚子就是一拳,“有种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就强暴你。”

作为小学生,我只知道强暴这个词…

阅读(1099)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