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不语淡淡醉,浅夏无言深深藏

作者|晓枫婉月

未识春色几多,情韵几缕,时光,便以弹指一挥的迅疾划过了季节的窗口。浅夏,正以一只鸟儿的轻盈,化作扑簌簌的雨滴,激起一层又一叠的涟漪。

风过柳堤的岸上,如絮一幕无边的惆怅,带着卷土重来的思念,挂在了一碧如洗的天空,将灯火阑珊的过往一头撞进我的梦乡。

戒不掉的一缕纸烟,复来几杯清茶如许。每一口甘苦之味,每一杯温婉之美,都为寻着你的朝夕而唇…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0)

谁的爱情不带有你的身影

作者|晓枫婉月

春暖一座城,花开一颗心。去春天的路上,总是挤满了看花的人。

你去看花时,带着一个心爱的人;我去看花时,时而忘了带上一点点的疑问。我去看花,是因为可以把这样的爱情看见——行似并蒂花,走如同心莲;和着一路心疼的泪,以及那一路羡慕的眼。

也许,岁月里,有多少看花的人,就会有多少个春梦一觉未有醒的景。

细细想来,喜欢看花的人,大多并不是因为那花儿…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2)

光只开痴情花,岁月怎负无情人

作者|晓枫婉月

痴情,是植根于人间心上的一棵树,也是生命之水跹舞在岁月里的一朵浪花,更是时光一段中的你我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种风景。

凡是痴情的人都有一朵花儿深切相伴。因花在,芳香四季萦绕,即便寂寞染上了颜色,你——依然相信、还有果香丝丝满怀;因果在,尽可把孤独自个儿来尝,也可把她轻轻地慢慢着打开。尽管,那一朵花不一定是什么名花,那一粒果子未必都是红彤彤、美滋…

阅读(293) 评论(0) 推荐(0)

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

作者|晓枫婉月

人生之难,最难、难不过一个“一”字。这不仅仅这“一”字极其难得,极其短暂,似皓月当空,或白驹过隙,正如常言所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但转念一想,这“一”字又极其漫长,仿佛人这一生是由无数个的一字延伸着,叠加着,累计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知道哪一方是尽头,哪一处才是终点······

有谁的人生不是从这个“一”字开始的呢?当你睁开第一…

阅读(1241) 评论(0) 推荐(4)

爱情与婚姻,是一部写着沧桑的书籍

作者|晓枫婉月

试问,爱情地久与天长同在,生命如何才可以苍老?

总是不解,人生路上,有多少对夫妻能够琴瑟和谐永远,至老终去;有多少对伴侣可以鸾凤和鸣一生,至情不移?不是波澜微起,便是老死不相往来,与齿唔、和不快相伴相息;总是想问,人生路上,有多少美好的乐章,是由“与子偕老”之情,呕心沥血着谱就的一首心语?也许,你我都不知道,能够相伴一生的夫妻都是从“执…

阅读(610)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