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那天,我和泥土的花香从川河盖回来,已是下午三点,妻子刚从凤桥湾抖油菜回来,她来不及休息喝上一口水,又要背着工具,到屋对面的田里把已翻晒了的油菜抖了。

于是我草草地喝了一碗她早上煮的稀饭,也戴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0)

麦粑汤,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外地的朋友都听不懂。

记得小时候,小麦收获之后,妈妈会时不时会煮一大盆麦粑汤让我们吃,那时候,家里分到的粮食少得可怜,能吃到麦粑汤就是很不错的美食了。

母亲从自留地里

阅读(734) 评论(0) 推荐(0)

忆郭定远老师

文/泥土的花香

昨天(1月12日)在县作协会员微信群中,收到郭老于12日凌晨不幸仙逝的噩耗,我心情一下子陷入悲痛之中,晚上,我强忍住悲痛,泪眼模糊地坐在电脑前,将泥土微信群里、大

阅读(591) 评论(0) 推荐(1)

秀山人好客,在秀山县居住的土家族人更热情好客,他们除了用甜酒、糍粑、腊肉、米豆腐、油粑粑等食物招待客人之外,而且是随着季节的变化用不同饮料待客,以尽主人的情谊。

如果是春季家里来了客人,毛尖茶是必

阅读(566) 评论(0) 推荐(0)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们乡下大部分的村寨都还没有通电,当然也不可能有电视机。我们这些农村娃只是常听从外面回来的人饶有兴趣说起电视,他们说城里人坐在家里就可以看世界,电视象电影一样的,里面同样有会说话、会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0)

我的家乡有一口古井,叫老井湾。那井水一年四季昼夜不停地从山肚子里流淌出来,四季都旺盛,从来没有枯竭过,每天可供附近几百户村民饮用,水井几乎每年要清洗一次,大的改造也有十多次了,至于这口井有多少年的历史

阅读(611) 评论(0) 推荐(0)

前几天,儿子们打电话说,春节回来每人要带几双毛线拖鞋,妻子便利用晚上,加班加点地打毛线、勾鞋面。看着妻子两手不空地忙碌,我在旁边又帮不了忙,只是看着,便想起了我母亲在上世纪给我们扎棉鞋的事情。

阅读(1146) 评论(0) 推荐(2)

今天,由于我发了自己的一个链接,违犯了群主的规定,被她粗暴地踢出了群。

开始知道被踢的时候,我心里也很生气,马上在朋友圈和QQ上留言“从现在起,我的微信中、QQ中再也不允许出现群主的三个字”,我的

阅读(826) 评论(0) 推荐(0)

童年时我的玩伴很多,莲花就是其中一个,她是我外婆家的邻居,她人长得秀秀气气 ,扎着两条小辫子, 穿着虽说是有些补钉,却十分干净,她嘴很甜逢人都打招呼,对老老少少经常都是满面笑容 ,人们对她评价很好。{

阅读(524) 评论(0) 推荐(0)

在我们秀山土家山寨,不管是遇到红事或是白事,都要设宴摆席款侍宾客,来作客的人都叫这种酒宴叫“吃酒。”, 以前我们寨子上过事务办酒席,都是请寨上的乡邻们来帮忙,因为远亲不如近邻嘛,老人们经常给我们讲,帮

阅读(744)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