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畅快淋漓的雷阵雨过后,乌云慢慢的从南边的天边退了过去,天空 一片蔚蓝,快要落山的太阳斜射过来,一弯彩虹架在两边的山头上。巍峨的大山、碧绿的良田、清新的空气。这是一幅画。打麦场变成了集水坑,那些还没有来得急收拾起来小麦和碾场的四轮拖拉机都静静躺在水坝里。中午还在暴晒中卷叶的庄稼苗此刻恣意舒展,晶莹剔透的水珠挂在叶头,闪闪发亮。池塘里青蛙、庄稼地里的蛐蛐儿、树上的小鸟在一阵痛快的冲凉后歌声四起。被…

阅读(888) 评论(0) 推荐(1)

司廷孝,村子里最牛的人。说他牛,是因为他是全村精准扶贫的标准对象,不用群众推选。所有政策范围内的救济款项他都有份。一孔破窑洞一个长满蒿草的院子一个瘫痪在床的智障老婆是他的全部家当。大概一米六左右的个头,穿衣服长一片短一片的,有时候都要盖住膝盖了,一顶破旧的蓝色帽子,一圈一圈泛白的汗水渗透的印儿,看起来是出大力气的人,其实不然。瘦小泛红的脸上长着几根西里巴拉的小胡须,眼睛到很机灵,好像始终搜寻着什么…

阅读(747) 评论(0) 推荐(2)

河湾

从家到河湾大概十分钟的路程 ,从妈妈喊吃饭的第一声起,还可以玩七八分钟,然后利用两三分钟时间飞奔回家复命,这是七八岁时候的速度。现在从家走十五分钟还气喘吁吁的。村子里的人家大都搬到了新居,那些老家旧户早已被遗弃。如同河湾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时令已过立春,“七九河开,八九雁来”,可今年不同,第一场雪还没有融化,第二场又接踵而至。河湾冷冷清清的躺在那里,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大地白茫茫的一片,…

阅读(800) 评论(0) 推荐(1)

东方微微发亮,我们便准备行头出发。二哥扛着沉重的木犁和农具,我背着水壶和干粮牵着两头小毛驴到山梁上犁地。

绕过弯弯曲曲的山路,人和牲口都有点发热,毛驴哼哧哼哧的,嘴里喷出一股一股的白气。薄雾从山下慢慢的升起,黎明前的山梁上寂静清凉,看不到山下,仿佛置身云端。通常状况是天大亮前便犁地一半以上,等太阳升起,人困马乏,进度也就慢了。我们的分配是二哥赶着毛驴犁地,我拿着锄头挖填被雨水冲出的水坑。

阅读(1082) 评论(0) 推荐(1)

小学先后换过两个校址。第一个是在一座破庙的大殿里;第二个是在五孔破窑洞里。

在庙里上课的时候,几个砖头墩上面 架起几块长木板就是课桌,后墙上面用墨汁刷出一片便是黑板。教室的四周是庙里固有的壁画,有菩萨低眉,有金刚怒目,形态逼真。也有覆盖了壁画的毛主席语录:“把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学校门口的长长的墙上是红底白字“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文化大革…

阅读(990)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