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在广阔的山脉中穿行着,带着风,带着雪,带着我的一丝又一丝眷恋,和挂在眼角边的一滴又一滴未干的泪水。一切一切的景物奔跑着向后离去,好像在逃脱,或是躲避着什么,不在为谁而去停留,也不会顾及任何人的一切感受。我尽可能的,极力的擦拭着车窗,想尽力抓住这一切,或想挽留住什么,然而一切匆匆又匆匆,只有这空虚的寂寞,和夜色的浓重。当我收回眼帘,再次望向远方,一切又是那么深情,那么亲切,那么和蔼,属于我的,只…

阅读(890) 评论(0) 推荐(15)

还有一天,父亲就要走了,去大哥家,心情酸酸的。虽然总见,但还是舍不得。也许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再回,虽然还有八个月再次回来。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回来。

父亲,已经八十四岁,双目失明多年,已经瘫痪五年。母亲过世后,我们哥三轮流照看四个月,这也是父亲的意思。他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在一家待久了,也没有新鲜感了。这样一来,显得对父亲更加亲近。

父亲,最近身体明显下降,一连点了好几天点滴不见好转。久卧床…

阅读(569) 评论(0) 推荐(5)

我不止一次怀念我的母亲,不仅是她生我养我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她对我一次又一次的疼爱,和一次又一次生或离走的挽留。我知道,无论我怎样努力,怎么呼唤,我是再也没有回天之力,再次见到我的母亲,也听不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了。也只能尽可能的,重拾起记忆的碎片,重新装点每个痛苦的思念。

我当兵回来以后,先是在大庆一家公司当保安,自己的才华没有得到重用,加之爱情的失落,我再次回到农村老家务农,说是务农,其实无心…

阅读(591) 评论(0) 推荐(5)

(一)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也只有你,才能让我如此疯狂。往事如画,生活中的点滴,让我如何不去珍惜?假如你与我无关,我所有的孤独将会是谁的给予?这一场秋雨,究竟淋湿了谁的思绪?多少年来,我都在不知疲倦的唱着,唱着与爱情有关的情歌。尽管岁月忽略了一些情节,而歌唱的我,早已是满身尘土。

(二)

默守红尘,不知这种悄无声息的漫长等待,会以什么方式出场,与落幕。尽管,前方是一条坎坷的路,时而泥…

阅读(427) 评论(0) 推荐(5)

作为人生的一个驿站,我怎么可以忘?那漫山遍野的野果,高大须仰视的树木,和矗立在高山上庄严的纪念碑······题记。

如果生我养我的无可非议的是我的故乡,那么,加格达奇应该是我的第二故乡。现在算来离开那里已经24年了,4年的生活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至今想起,山间的水还是那么清甜;嘟柿还是那么诱人,樟子松的传说仍在流传不老的神话。

如果我不当兵,也许今生无缘与它结识,而习惯平原气候的我,对…

阅读(584)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