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与远方中永生

文/田景红

岁月如梭,我握不住一束光的美。

青春,在灯红酒绿,杯觥交错中悄然流逝。我在慵懒与享乐中沉醉,我在荒凉的繁华中酣睡。

在安逸到死的世界,我沸腾的血液快要凝集,我矫健的脚步快要蹒跚,我挺拔的腰身也快要佝偻。清明的思想,被恶毒的世俗腐蚀的没有了自己的灵魂。

曾经的雄心豪语,如一粒玉米,被石磨磨成了粉末,在尘世的大锅里,熬制成了猪食,被猪吞噬、消化殆尽。{…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1)

玉兰花

文/田景红

一阵初夏的风

阵阵优雅的香

念杂顿消

陶醉!陶醉!

急急寻幽探香!

那是一棵树!

繁枝茂叶

叶似枇杷叶!

藏隐躲朵

大白花瓣!

圣洁!圣洁!

我见犹自淫秽,

不敢触摸你的美,

哪怕我已洗净一身尘埃。

写于2018年5月22日…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0)

那一条路 (组组通)

文/田景红

仰望山脊,那是祖辈世代的期盼。

无法平视的山峦,与平原辽阔无缘。

一条羊场小道,蜿蜒崎岖,通天而去。

山里人的向往,顺延而上,直入蓝天。

肩挑背驮的希望,每日伴随着晨曦,泥泞出发。

那飞向山外的,是阿妈的汗水?还是孩童的泪水?

党的关怀,在声声炮声中开启。

村民的热情融化山岩,机器的轰鸣咆哮四野。

宽敞的水泥公路,瞬间顺延而…

阅读(239) 评论(0) 推荐(0)

文/田景红

问天空,

风里有雪吗?

天空泪流不止。

问眼泪,

风里有雪吗?

眼泪落地成冰。

问寒冰,

风里有雪吗?

寒冰化融成水。

问溪水,

风里有雪吗?

溪水润物无声。

问无声

无声中

春,她好像要来了!…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0)

父亲的呻吟

文/田景红

因为手机,我成为了低头一族,肩周炎成为抬头一族。肩颈痛,钻心的疼痛,在黑夜蔓延。我已无法左右,头的摇摆,以及那生硬的肩颈,他们在无声黑夜漫漫呻吟。

这疼痛与呻吟,让我看到,那时手执牛鞭的父亲。

父亲在那块仿佛永远也耕耘不完的土地上,来回吆喝,来回甩动着笨重的犁铧。从天明到黄昏,一遍又一遍的甩动。从冬翻到春耕,一遍又一遍的甩动。甩出了一个满满的粮仓。那时,每到…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