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缝纫机

缝纫机就静静地躺在我家屋子的角落,机头被装进了机舱里,板面上落满了灰尘,失去歌声的缝纫机寂寞着,凄凉成憔悴。这台伴随我母亲多年的缝纫机终于下岗了,是呀,母亲老了,她的眼睛昏花到不能再去穿针引线,她的手脚迟钝到不能再去踩踏机板。

从我记事起,这台缝纫机就一直伴随着母亲。

在那个经济相当贫困,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勉强填饱肚子的人们,对衣服更是不敢奢侈,即使想买也很难买到,在村…

阅读(2426) 评论(0) 推荐(1)

邂 逅

多少次在青春里编织诗情的邂逅,多少次在梦中勾勒邂逅的画意。象所有怀春的女孩,因为那是一个好惑人的年龄。

当夕阳疲倦地把它最后的一抹余辉洒向大地时,参加八九年动乱的学生的热情还没有减退,一直延伸到返归的车厢里,或激动、或愤慨,各种嘈杂声把车厢塞得满满的,一如这满车的人。

“你是哪个学校的?”

当这浓浓的乡音飘过我的耳际时,我才抬头留意坐在对面的他,不,不是留意,而是漂,漂是不…

阅读(2822) 评论(0) 推荐(3)

“校庆,结束了”报告我一消息的是那场属于我们的盛大晚会。但节日的影子依然在校园的上空飘荡,在我的心里回旋,当激情点燃笔端时,作为一中人,我不能不写点什么,为校庆添彩,尽管不浓,但总归是色彩。

(一)

校庆的筹备早在一年前就酝酿在领导头中,琐碎在一中人的点滴搜集上,但让我真正感到它存在的是9月29号下午的参观,那是从北到南的一次参观。那是一次全校教职员工的参观。

雅致明亮的校史展室,张张…

阅读(3241) 评论(0) 推荐(1)

独享午后时光

懒懒的阳光爬上玻璃窗,把不太明媚的光辉洒落到客厅,静谧成午后的一抹风景。冲一杯清茶,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傻傻地发呆,独享这只属于我的宁静的午后时光。

暂别快节奏的生活,停下匆匆的脚步,让漂泊的思想靠岸,给疲惫的心放假。耳边没了熟悉的铃声,没了琅琅的书声,那为官者的狰狞,附和者的变色都在庸俗里沉淀,所有的心酸烦恼都在时间里搁浅。携一份轻松,独享这午后的时光,在宁静中梳理记忆,在暖…

阅读(1602) 评论(0) 推荐(1)

别了,苏式小平房

隆隆的机器声是苏式小平房沉重的叹息,在那幽怨的呻吟中我分明听到了不舍与无奈。那被风吹起的尘灰是它留恋的挥手。体无完肤、断壁残垣,它以这样的残容向我挥泪作别。面前的的片片瓦砾、堆堆尘土悲痛了我的双眼,潮湿了我的记忆。

黄色的墙壁被岁月的刻刀雕刻得斑驳、零落,古老的玻璃窗沉淀着岁月的沧桑,片片红瓦是它的帽子,无力地戴在三角形的屋脊上,行驶着遮风挡雨的义务。这一切无不在讲述着小…

阅读(1303)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