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

我一声惊呼,上半身弹簧般缩回自己这一侧,差点碰倒摆放在课桌角落边的“东风墨水”。

图画课,画洪湖赤卫队里的韩英,身扎皮带、短发齐耳,一手叉腰、一手拿枪。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了图样,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1)

现在又正名为“群贤小学”了,从前也叫群贤小学,但是我读书那会儿叫“东风小学”,所以,留在记忆里的,只有“东风小学”那点印象。

不只是改地名、改人名,当时流行“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1)

两口井都连在一条水渠旁,就像一根瓜藤上结的两个瓜。瓜藤蜿蜒伸过长长一带空旷的菜地,到“臼里康”(读音),突然变成一条愤怒的小白龙,吐着泡沫子一路咆哮着冲进赧水河中。

那条水渠,我们叫“涓坑”,可能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0)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流淌着一条河,那是故乡的河。

我的故乡曾经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桃花坪。三面青山,环绕着县城的大街小巷、高楼瓦房。一条大河,从上游款款而来,流经县城的南边,又望东奔去邵阳双江口,和

阅读(745) 评论(0) 推荐(0)

春天里,走到哪,看的都是风景。

去笋岗桥办事回程,在公交站台等车,却被桥下的那一片景色吸引:宁静的湖面倒映着五彩云天里一栋栋高楼大厦,蜿蜒的湖岸边闲蹲着几个慵懒的垂钓翁,还有那高大乔木下推着童车缓

阅读(893) 评论(0) 推荐(3)

妈妈和微信

母亲节,写写老妈学微信的趣事来表达我的祝福。同一片蓝天下,母亲健康而且快乐地生活着,于我,于我们姐弟和家人,便是最大的福分和快乐。

究竟84岁了,耳朵又比较聋,和妈妈说话忒费劲。久

阅读(992) 评论(0) 推荐(0)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贫苦人家里的女孩子,生活在湖南衡阳城郊外的一个小山村,就像田埂边随处可见的一朵田边菊,清新自然又毫不起眼的吐着芬香。有一天,她和几个姐妹结伴进城,迎面碰上一群下班的工厂女工,那漂亮时髦

阅读(1021) 评论(0) 推荐(0)

一 忆秦娥 疏影迭

疏影迭。微云淡剪山头月。

山头月。新词欲赋,却伤离别。

谁家楼外箫声咽。余音袅袅惊天彻。

惊天彻。幽幽心绪,寂寥长节。

二 忆秦娥。风瑟瑟

风瑟瑟。连连

阅读(640) 评论(0) 推荐(0)

夜幕已经降临,树影绰绰的前方,候机楼璀璨的灯光融合在茫茫黑暗中。四周宁静而温馨。

只要不下雨,这个时间,我便跟何大哥走在去机场候机楼的路上。于我,只是散步,而他还兼顾工作。四月的旷野舒适宜人,晚风

阅读(856) 评论(0) 推荐(2)

闲鸭眠池柳,走鸡逐草丘。

林莺树鸟竞啁啾。

天地自悠悠。

茶煮清泉水,菇烹香菜油。

山高野旷任邀游。

一梦过春秋。

阅读(72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