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

我一声惊呼,上半身弹簧般缩回自己这一侧,差点碰倒摆放在课桌角落边的“东风墨水”。

图画课,画洪湖赤卫队里的韩英,身扎皮带、短发齐耳,一手叉腰、一手拿枪。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画了图样,我们跟着临摹。那只驳壳枪难倒了我,图画本被橡皮擦擦得破了个小洞,一着急,手胳膊肘趴过三八线。

我侧过脸对同桌怒目而视,他瞪着眼也气咻咻看着我,像一只准备斗架的小公鸡。三八线本来就不公平,他一笔划下…

阅读(32) 评论(0) 推荐(1)

现在又正名为“群贤小学”了,从前也叫群贤小学,但是我读书那会儿叫“东风小学”,所以,留在记忆里的,只有“东风小学”那点印象。

不只是改地名、改人名,当时流行“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统统都要改。学校历年秋季招新生,改成了春季,于是我以将近8岁的高龄报名,成为“东风小学”一年级的学生。

记不得有没有吃早餐,因为那时候大多数人家里一天只吃2餐。妈妈拿给我一个米黄色电线丝织的网状…

阅读(30) 评论(0) 推荐(1)

两口井都连在一条水渠旁,就像一根瓜藤上结的两个瓜。瓜藤蜿蜒伸过长长一带空旷的菜地,到“臼里康”(读音),突然变成一条愤怒的小白龙,吐着泡沫子一路咆哮着冲进赧水河中。

那条水渠,我们叫“涓坑”,可能词更达意些,水在沟坑里涓涓流淌嘛。“涓坑”有如楚河汉界,将人分了几个档次:这一边,住着“呷国家粮”的城镇居民,叫“街上给”;那一边,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乡里农民,我们喊“乡里给”。也不完全对…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0)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流淌着一条河,那是故乡的河。

我的故乡曾经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桃花坪。三面青山,环绕着县城的大街小巷、高楼瓦房。一条大河,从上游款款而来,流经县城的南边,又望东奔去邵阳双江口,和源出广西的夫夷水汇合。湘、资、沅、澧,湖南有四条大河,快到邵阳地界,这条河才叫资江,在我们那,叫赧水。

小时候,觉得这条河好宽好大呀!老同学阳阳讲过一则笑话:她总和自己的先生吹嘘家乡的河多大多宽,…

阅读(651) 评论(0) 推荐(0)

春天里,走到哪,看的都是风景。

去笋岗桥办事回程,在公交站台等车,却被桥下的那一片景色吸引:宁静的湖面倒映着五彩云天里一栋栋高楼大厦,蜿蜒的湖岸边闲蹲着几个慵懒的垂钓翁,还有那高大乔木下推着童车缓缓前行的年轻妈妈和长长横木栈道上指点江山的游人——洪湖公园,那个逢下雨便淹得白茫茫一片只剩下几丛树叶枝梢在水面萧瑟的洪湖公园吗?在春日的暖阳下,竟也如此的景色迷人。

不等车了,去洪湖公园走走吧。{…

阅读(800)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