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口井都连在一条水渠旁,就像一根瓜藤上结的两个瓜。瓜藤蜿蜒伸过长长一带空旷的菜地,到“臼里康”(读音),突然变成一条愤怒的小白龙,吐着泡沫子一路咆哮着冲进赧水河中。

那条水渠,我们叫“涓坑”,可能词更达意些,水在沟坑里涓涓流淌嘛。“涓坑”有如楚河汉界,将人分了几个档次:这一边,住着“呷国家粮”的城镇居民,叫“街上给”;那一边,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乡里农民,我们喊“乡里给”。也不完全对…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0)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流淌着一条河,那是故乡的河。

我的故乡曾经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桃花坪。三面青山,环绕着县城的大街小巷、高楼瓦房。一条大河,从上游款款而来,流经县城的南边,又望东奔去邵阳双江口,和源出广西的夫夷水汇合。湘、资、沅、澧,湖南有四条大河,快到邵阳地界,这条河才叫资江,在我们那,叫赧水。

小时候,觉得这条河好宽好大呀!老同学阳阳讲过一则笑话:她总和自己的先生吹嘘家乡的河多大多宽,…

阅读(576) 评论(0) 推荐(0)

春天里,走到哪,看的都是风景。

去笋岗桥办事回程,在公交站台等车,却被桥下的那一片景色吸引:宁静的湖面倒映着五彩云天里一栋栋高楼大厦,蜿蜒的湖岸边闲蹲着几个慵懒的垂钓翁,还有那高大乔木下推着童车缓缓前行的年轻妈妈和长长横木栈道上指点江山的游人——洪湖公园,那个逢下雨便淹得白茫茫一片只剩下几丛树叶枝梢在水面萧瑟的洪湖公园吗?在春日的暖阳下,竟也如此的景色迷人。

不等车了,去洪湖公园走走吧。{…

阅读(750) 评论(0) 推荐(3)

妈妈和微信

母亲节,写写老妈学微信的趣事来表达我的祝福。同一片蓝天下,母亲健康而且快乐地生活着,于我,于我们姐弟和家人,便是最大的福分和快乐。

究竟84岁了,耳朵又比较聋,和妈妈说话忒费劲。久了,大家便和她交流少了。老人家最怕的是什么?是精神的寂寞,是和家人儿女孙辈们心灵上的隔离。好在老妈有文化,视力也正常。这年头不需要她为我们缝缝补补了,闲来无事,她便看报看杂志。于是给她申请了个微信号,…

阅读(879) 评论(0) 推荐(0)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贫苦人家里的女孩子,生活在湖南衡阳城郊外的一个小山村,就像田埂边随处可见的一朵田边菊,清新自然又毫不起眼的吐着芬香。有一天,她和几个姐妹结伴进城,迎面碰上一群下班的工厂女工,那漂亮时髦的穿着打扮,落落大方的神态举止,同她们几个土里土气、羞羞答答的乡下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她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个城里的人!

17岁,她出嫁了,带着做一个城里人的美好愿望,嫁给了一个大她8岁的部…

阅读(87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