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家来到北京已经是第7个年头,回想一下自己,这七年,并没有太大的成长。

一样的胆怯,一样的懦弱。

很多长辈都说,我小时候不这样。那时的我无法无天,像个泼猴,一天到晚的疯跑。成绩从不落下,却总也学不会安静,跟家雀一样,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了,我父亲去世以后?还是被校霸欺负以后?我再没有往家里拿过奖状,也再没有跟家人倾诉过。

或许是年龄越长,人就会越开始怀念。我

03:52 pm 08/07全文(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