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10:06 pm默认日记本

2018-08-07 15:52 | 189次阅读 | 0条回复

从老家来到北京已经是第7个年头,回想一下自己,这七年,并没有太大的成长。

一样的胆怯,一样的懦弱。

很多长辈都说,我小时候不这样。那时的我无法无天,像个泼猴,一天到晚的疯跑。成绩从不落下,却总也学不会安静,跟家雀一样,整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了,我父亲去世以后?还是被校霸欺负以后?我再没有往家里拿过奖状,也再没有跟家人倾诉过。

或许是年龄越长,人就会越开始怀念。我很想念我的父亲。

那时我上小学2年级,就像《同学两亿岁》里讲的一样,“学生最害怕的不是考试成绩不好,也不是被同学孤立,而是在上课的时候,你突然被叫走。”“一件连下课都等不到的急事,那肯定是天大的事”我很不幸......

被带回家以后,我的看到院子里有很多人,很多远在外地的亲戚--我的各位姑姑。家里的气氛很不对劲,父亲在内屋坐着,跟我的各位姑父谈笑,姑姑还有妈妈,都在院子的大石板边上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