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黄迷的短暂交流似乎并没有引起第三者的注意。那时,我身边的徐博士表情凝重,目光直视前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激光墙外的意念衣和暗崖表姐,一个则高高的悬稳在雾罩下,似乎在等待着下一个命令;另一个则瘫坐在紫水晶地面上,低着头,弓着腰,像只惊吓过度的猎犬,她似乎也沉浸在某种不为他人所知的思绪里;我的目光则游移在三者之间,似乎也在等待着什么。

时间仿佛凝固了空间,一切都显得太过于沉静。然而,这种沉…

阅读(1121) 评论(0) 推荐(0)

阴风乍起,眨眼间,时光机就像一只长了翅膀的鸟雀一样,突然振翅飞离出徐博士的手心,并快速地向着暗崖表姐所处的方向而去。

一切来得太快,如白驹过隙,一切又发展的太过神速,让我的思绪来不及跟上时间的脚步。我的思绪仿佛在时间的缝隙里被挤压,被打散,很难再在短时间里重组起来并去作一系列的思考。包括我为什么会在关键的时候出现犹豫不决,那股阴风为什么会卷走徐博士手中的时光机,黄迷和意念衣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

阅读(959) 评论(0) 推荐(0)

自从表姐踏入K2基地的那一刻,变异种和半人兽就停止了对K2基地的疯狂肆虐。事实上,K2基地已经被它们肆虐的惨不忍睹,再难找出一块完整之地可供它们去疯狂的肆虐了。

表姐依旧衣衫褴褛,骨瘦如柴,弱不禁风,然而她就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太婆一样,依然可以在这样的场合上演着她的粉墨登场。她随意间的一举手一投足就能将那些拥有着贼溜溜、乌黑黑的双眼的主人都聚拢到她的周围,并轻易地得到它们的青睐,可见,她有着超…

阅读(910) 评论(0) 推荐(0)

我的话音落下后,心里正寻思着应该回到床边去陪微、成他们俩,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黄迷突然来了一句:“不好,K2基地情况危急。”

“出什么事了?”我的神情和肢体动作马上被调动起来,边问她边将刚抬起的左脚莫名地压回飞船的地板上,并去看黄迷的脸。此刻,她的眼睛直视前方,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似乎前方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促使她那原本可爱的脸蛋突然之间变成如一个老者一般的深沉和凝重。

她没有看我,也没有用话语…

阅读(1152) 评论(0) 推荐(1)

黄迷操控着香蕉号飞船,前往K2基地的途中,我则坐在飞船的床沿上,左拥微微,右抱成成,这两个已似小婴儿般的表姐弟,脑子里还在不停的回放着离开密室后的一幕幕场景。

那时,我从密室里出来,脑子有些疲惫,心有些急切,孤身一人面对着来往运行的输送带,环顾四周,竟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伴随着那种感觉,我居然傻到没有在第一时间里动用意念来寻找前往洗脑室的输送带。直到输送带魔幻似的在我眼前变轨,我才想起要借…

阅读(246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