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把所有的工作完成后,想起了要给家人写封信。

他坐在了一个油灯下,发出的声音偶尔有点微脆。不知道自己是感冒,还是太辛苦了。哦,窗外还下着蒙蒙的秋雨,听见水滴落在屋檐上,四处溅洒。看见路面上的积水层层,波纹在上面来回驱动。天,有点凉,望望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破烂补洞的短袖。说起这短袖,这是很多年前,妻子在自己生日时送的生日礼物,一直让他难以舍去。而如今,妻子早已去世,剩下的只有在对面山上那长满了…

阅读(850) 评论(0) 推荐(0)

寄情于心思,是情感的标本。

刚炼的坚韧、山水之韵、琢磨的板块,烈日下能看见苍黄的古影,它虽不沉默,也让人渐忘。

谁能明白那陈旧的载呢?没有风雨下的净白的勃和纯,只有那让人痛舍的匆陇。这正乎是秋日下的思否?

是柔嫩的它去与归的路,虽不是画家,描绘不出栩栩如生的摹刻,也不是作家,写不出华丽肖妙的文章,再不是音符,编不成那感人融深的歌曲。可它那平凡与直赋的喵猫就足以为那最初,为那海阔,为那挚…

阅读(1582) 评论(0) 推荐(0)

我以为再也不能见到阿雪了。

那天下第一节晚自修后,阿雪来到了我班的教室门口,交给了我一封信,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我慢慢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静静地看起了那封信,上面写着:“我最好的朋友——芯芯,我就要走了。我要离开你和淇淇,离开我的朋友们,和家人去一个地方,一个我们相距很远的地方,我再也不会回来了。PS:希望也让淇淇看一下。”信只有短短的两句话,不知为何我却感觉到它包含了阿雪对我的真挚的情谊。当我…

阅读(1636) 评论(0) 推荐(0)

文/奇怪型芯(芯芯)

最近的几天,我们家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我想,这应该是个有钱人的可能性较大。只见这户人家的后方有一个很大的花园。

一天早上,我从书店买书回来正好路过这个院子。我站在门前脚步却停住了。我望着那里面的景色,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着,鸟儿在树边飞来飞去,在做巢,叽叽喳喳地叫。我马上被这吸引住了。突然,我看见一个孩子蹲在旁边的草地边正用铲子挖土种树。

“那个,你好。你是刚搬来的那…

阅读(2073) 评论(0) 推荐(2)

文/奇怪型芯

阿公刚才外面提着一棵树回来。只见它的身子略有些矮小,叶子只有稀稀疏疏的十几片左右。

我好奇地走上去问:“这棵树是你刚买回来的新树吗?在哪里买的?”

阿公回答道:“是的。是在零爷爷那间植物店里买的,前些日子我好像还跟你去过他那里看过呢。那时,我们本来去散步回来的,途中正好经过那间店,我被他店里的植物给吸引了。我就带着你走过去看看,结果,有一棵树看上去好像格外的不错的样子,正…

阅读(250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