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料豆喷喷香

文/曲阜市实验小学 王 生

今天是“二月二”,我们自己动手 ,炒料豆。

昨天,就把黄豆、花生等加材料泡上了。二月二,家家都要炒料豆,这好像是我们这里的传统习俗,其实,我不知道这个风俗的来历,只是从小就知道过完年、就是盼元宵、再就是二月二,二月二是个喷喷香的节日。

我对炒料豆这个技术是空白的,因为小时,光记得吃,一直没用心学,妈妈也没教俺。

记得我小时候,生…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0)

品梅

文/曲阜市实验小学王生

刚过去正月十五,浓浓的年味还没走远,沉寂一冬的万物,随着春阳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这不,开学第一周的周末,我们也开始了戊戌年的第一次骑行------泗水梅花园。

泗水梅花园,位于泗水县金庄镇尹城湖畔,鹅山脚下,我是第二次来了,记得去年也是这个季节,我和同事来观赏梅花。这里依山伴水,风光旖旎,有红梅、腊梅、白梅……等等我都叫不上名字来,至少也得有几十余种,并且…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0)

在西安过年

文/曲阜市实验小学王生

八十年代,实行计划生育,我们这代人只准生一个孩子,那个时候,我就说:不管男孩女孩,到时候,孩子去哪,我们就跟着去哪?说完这话,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了,以前的愿望也实现了,前几年,女儿在北京工作,我寒暑假就去北京,年,也就在北京过,现在,女儿定居西安,今年,在西安过年。

说起过年,现在,几乎所有人的感觉就是,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没有从前过年的期待与快乐了…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0)

俺是司令

文/曲阜市实验小学王生

和朋友聊天,谈起来当“官”这个话题。让我想起来,在聊城做报告的时候,我的开场白:我是一名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老师,在坐的有的是校长、主任、教研组长,在我办公室里,有三名数学老师,一名正组长,一名副组长,我是组员。我的同学、亲戚、朋友,都笑话我:王老师怎么混的呀?教了几十年的学了,连个主任都没当上?面对这些质疑,我会风趣地说:不会教学的老师,都当官了。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0)

年越来越近

文/曲阜市实验小学 王生

年,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放寒假,又该准备过年了。

一年又一年,时间从指尖悄然流失,增长只有年龄,不经意间,已到知天命之年,突然感觉年龄越大,过年,不在是一种渴盼和喜悦,越来越多的是回忆久远的往事,这也可能是忘不了童年快乐与幸福,更是忘不掉儿时的天真和纯情。

小时候,我们总是盼望着过年。因为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花,有鞭炮放、可以尽情的玩耍,不…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