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离开家乡已有二十多年了,每年春节回去一个星期左右。

每次回家都是匆匆又匆匆,积攒了一年的家常还没来得及好好和家人叙叙,父亲准备的佳肴还没尽情的回味,屋前的茶花树还没仔细端详,不知是否如往年一般花开得清幽淡雅、馥郁芬芳……。一切的一切,来不及慢慢品味,来不及细细思量,离家的行装又要拾起,离别的叮咛总是意犹未尽。母亲早逝,父亲年事已高,想到这种合家欢的相聚不知还能持续多少年,悲从中来,酸楚的…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