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雷本不是芦塘一带当地人,1938年六月间,当时只有19岁的他正在地里和父亲干农活,突然间忽然觉得脚下土地在颤动,接着隐隐约约听到像闷雷样的嗡嗡声由远及近,一股热风由远处呼呼吹来,震得耳膜发麻,不多

阅读(955) 评论(0) 推荐(8)

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新四军芦湖支队第六小队的一干人马热热乎乎的吃着喷香的鱼肉,喝着冒着荤腥的鱼汤,大家一扫往日的愁眉苦脸,个个心情豁朗起来,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草 棚里到处弥漫着一股热烈的革命的

阅读(955) 评论(0) 推荐(2)

进了湾里,二顺左看右看,瞄上一片伸出河中心的的小土梁,先把从油磨坊弄来的你块油腻菜籽饼和泥巴和在一起,甩出胳膊试了试,抛向河心大约四五米的地方,这才坐下来,认真的绑鱼钩和鱼线,鱼钩就是月娥她娘给的缝衣

阅读(1103) 评论(0) 推荐(3)

李大雷从破席子搭的凉棚下几块简易木板搭的床上懒洋洋的翻身起来,走到被太阳照得明晃晃的一片塘子边,周围长满了高低不齐的芦苇,他折了一根芦苇,卷了个卷,打了一声响亮的哨声,忽地一声,旁边就窜出了留着寸头的

阅读(736) 评论(0) 推荐(3)

时光正直五月初,马路边的法梧也好,杨柳也好,漫天飘着白絮,纷纷扬扬,成为城市一景。说它是景是有原因的。看看那些穿梭在人行中的男女老幼,凡是稍微讲究点的都必戴口罩。好好的五月天,春夏之交,阳光明媚,戴啥

阅读(695)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