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雷本不是芦塘一带当地人,1938年六月间,当时只有19岁的他正在地里和父亲干农活,突然间忽然觉得脚下土地在颤动,接着隐隐约约听到像闷雷样的嗡嗡声由远及近,一股热风由远处呼呼吹来,震得耳膜发麻,不多会地里的庄家就被突如其来的洪水给淹没了,开始水流很急,水量不是很大,浑浊的黄水像长蛇一样嗖嗖前行,淹过了李大雷的膝盖,父亲拽着他拼命往地里的高处跑,看到田垄间有一棵大树,父亲匆忙就把他推了上去,呼喊着…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5)

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新四军芦湖支队第六小队的一干人马热热乎乎的吃着喷香的鱼肉,喝着冒着荤腥的鱼汤,大家一扫往日的愁眉苦脸,个个心情豁朗起来,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草 棚里到处弥漫着一股热烈的革命的热浪。

李大雷今天心情和同志们一样,心里热腾腾的。看着五十多个游击队员狼吞虎咽的样子,他不忍打扰大家。独自一人卷了支烟,走到草棚外面的屋檐下,蹲在地上抽起烟来。

最近形势变化比较大,上级前两天…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2)

进了湾里,二顺左看右看,瞄上一片伸出河中心的的小土梁,先把从油磨坊弄来的你块油腻菜籽饼和泥巴和在一起,甩出胳膊试了试,抛向河心大约四五米的地方,这才坐下来,认真的绑鱼钩和鱼线,鱼钩就是月娥她娘给的缝衣针,鱼线就是鞋底线,这时冯磊已经从不远处折了一根约莫两丈长的细竹竿过来,在竹竿上一个带节的地方把线拴了,挂上蚯蚓,又用一节细嫩芦苇杆做浮漂,试了水深后正式抛向刚才菜籽饼扔进去的地方,静候鱼儿上钩了。{…

阅读(780) 评论(0) 推荐(3)

李大雷从破席子搭的凉棚下几块简易木板搭的床上懒洋洋的翻身起来,走到被太阳照得明晃晃的一片塘子边,周围长满了高低不齐的芦苇,他折了一根芦苇,卷了个卷,打了一声响亮的哨声,忽地一声,旁边就窜出了留着寸头的二顺子。

李大雷吼道“弄啥嘞,吓死个人”

“大队长有啥情况”二顺说

“屁情况没有,看你在不在”

“弟兄们都在,大队长请指示”

“晚上吃啥?弄点好吃的!不能光喝稀的,最好弄点荤的”{…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3)

时光正直五月初,马路边的法梧也好,杨柳也好,漫天飘着白絮,纷纷扬扬,成为城市一景。说它是景是有原因的。看看那些穿梭在人行中的男女老幼,凡是稍微讲究点的都必戴口罩。好好的五月天,春夏之交,阳光明媚,戴啥子口罩呢?不戴不中啊!那漫天飘雪的絮絮不是钻到眼睛里就是吸入口腔,刺激你的感官和器官,不是你打喷嚏,就是他打喷嚏,你说不戴口罩能行吗?!在这样的城市里在这样的环境里,耳边传来洒水车不断叫嚣的“祝你生日…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