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旅馆前,刘海林帮苏卉穿上雪地服。衣服厚重,他要费力套住袖子,缓慢提上拉锁,努力包裹住她那与个头完全不相称的大胸脯。在雪地服、薄棉袄、厚毛衣和一件打底的保暖内衣下,苏卉的胸脯像雪峰一样耸立着。

刘海林的手熟练地摸了一把,却头一次感觉到下面是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怦怦的,像门外正在冲击旅馆的北风。

“你干吗呢?”苏卉娇羞地笑了一下。

刘海林收回了手。他们此刻穿得像极地的大型兽类,没什么性…

阅读(655)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