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过两次接近上帝的机会……

十七岁那年,我曾尝试过灵魂离开驱体的滋味(或许那是人们说的梦境,然的确如此),年轻的心总向往着高处,但是离开驱体后的灵魂竟是难以名状的无依无助。只觉得一阵风那怕是和煦的微风也会将你吹到九霄云外,让生命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此刻耳畔呼呼的风声带你离开尘世,死神之手轻拍你的肩膀,那后果……

不敢多想,我便又急切地回到了以前藏身的地方,尽管他是一具什么也不值的行尸走…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0)

想你了

在干吗?

喝酒,

……伤肝!

我是风

……知道

到天涯

随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0)

(一)

风,起初没有故事,

就像天上的云

穿过千年的坟

走过田间地头,无意

偷窥茅草屋的女巫。

风不说,雨像

唾沫星子乱溅,

说,风

有了故事。

经过了茫茫碧波的

风,越发觉得乡村的陌路

平淡的就像萎缩的臀。

轻浮了的叶子,

只是颤了几颤,

摇落了身上的风。

酥了自个儿的胸,

欲说还羞,

涨得满脸通红。

摇曳时,

风洒…

阅读(404) 评论(0) 推荐(0)

午前十一时,大墩梁帽儿顶南麓,人头随着坡道滚动潮水一般涌来,似乎钱塘潮后浪推着前浪。像这样的场面罗南辉经过了不少,但这一次似乎更为严重一些,对手好像下了必胜的决心,想把这些从鄂豫皖大巴山走出的勇士们永远地滞留在这黄土覆盖的大墩梁上,战况已朝着于己不利的方面迅速发展。然而胶着状态的战争,一方很难抽出身来远走高飞。他一面命令战士严阵以待,一面告诫部下节约为数不多的子弹,等敌人靠近以后用肉搏的方式给对方…

阅读(599) 评论(0) 推荐(0)

阳光在季节里生长

韶华不再时

地球已将她埋葬

季节在阳光下

更替

瘪了乳房

就像秦淮河中的

画舫

人呢?

人在莲花上

啃着地球

看着月亮 文/会宁南渡…

阅读(81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