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年,姐姐出嫁,姐夫从三个生产队借了四匹马,两头骡子,接亲队伍是六个后生,六头大牲口栓在城里的小院 ,够壮观,也够担心.我对姐夫的影响是攒劲人,厉害。他们第二天早上四点出发,陪姐姐去的是我的两个哥哥,唯独把我落下了,我哭着,喊着,非去不可,我爸在屁股上两巴掌,妈妈拿姐夫的礼品哄,我还是不依,我抱着姐夫的腿就是不松手,姐夫悄悄地对我说,过几天一定接我去羊嘶川,拉了勾,盖了章,才松手。从那时起,羊嘶…

阅读(1) 评论(0) 推荐(0)

我十六岁参加工作,解放牌大卡车在搓板路上颠簸了两天,到了一个挖煤的地方,下车人像从尘土里捞出来的,我赶紧给姐姐和家里写信,报告自己的行踪,半个月后,唯独不见姐姐的回音,心里有点着急,一天邮递员把姐姐的信退回来了,两指宽铅印的纸条有四个选项,在地址不详下打着一个对号,我们同去的都是一个学校同级的八十个同学,好事的拿着我的信说,你连姐姐的地址都不清楚,更甚者说,临洮县羊四川小学,你不会写成,临洮县马水…

阅读(1) 评论(0) 推荐(0)

七二年国庆前夕,我去定西商业处协调节日的物资供应计划,处长去行署开会,我有半天时间无事,就鼓动司机去羊嘶川,说那里有什么什么,路程只有五十公里,来去两个小时,看我姐姐一个小时,司机说,路况如何,我说定临公路已经开通,去羊嘶川有两个岔道,从站滩进去,有十里拖拉机能跑的路,从连弯进去,八里拖拉机跑的路,我们的车是罗马尼亚进口的吉普,白色,里程表标着最高时速一百六,当时是配置给地级干部的,司机经不住我的…

阅读(1) 评论(0) 推荐(0)

尊重别人的选择,尊重别人的生活,这话听起来犹如笑口常开,大肚能容菩萨门前的对联,很有哲理,也很有启迪。如果一个人的行为和思想不与社会生活联系,你睡在床上,走在路上,超市购物,图书馆读书,人人都能成佛。睡在床上,你想什么,如何想与别人无关,走什么路,选择什么样的路线,你自己做主,你需要什么,就购买什么,是你的自由,你想读什么内容的书,明白什么道理,由你选择这类书籍。

可是人偏偏要与其他人联系在一…

阅读(1) 评论(0) 推荐(0)

中午大师傅请假,食堂只有馒头,电工张师笑呵呵地说,到他家吃岐山臊子面,瞌睡遇上枕头,说不出的惬意。

说岐山臊子面,自然想到岐山人王毅,他是床单厂三十年水工班长,肚子里装着床单厂水管路线,熟悉的程度,就像熟悉自己的身体,冷暖自知。前年老板退出天云公司,回了白银,王毅为生计去西安打工,厂里没有王毅,水的问题天天出,赶紧请王毅回来,前天王毅打电话说辞了工作,今天就来的,按理现在该到了,人没到,我的假…

阅读(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