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花米团,一枚一分钱;五个串一串,好吃又好玩……

——题记

花米团,又叫“米花团”,它最初是以炸开的小米粘上糖稀用模子做成的。小米是谷子脱去皮壳后的籽粒,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五谷“稻麦粟稷菽”中的“粟”。人们常用“沧海一粟”来形容事物的渺小,可见一粒米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小米经过加工做成的花米团,一个个圆圆的、鼓鼓的,精巧玲珑,光润明亮,犹如淡黄色的乒乓球一般晶莹。它虽然表面略嫌干燥粗糙…

阅读(737) 评论(0) 推荐(1)

童年是一列发往远方的火车,消失在苍茫而迷蒙的云雾之中了。回首脚下,只剩两条僵直的铁轨,仍在不断地向前延伸,而两边的景物早已面目全非。小时候爱看火车,心想坐上它,风驰电掣般地呼啸而来,又风驰电掣般地呼啸而去,那该是多么的神奇和美妙啊!可一旦搭乘上了这列火车,它就越开越快,让人只感到眼前的风景树一闪而过,“嗖嗖嗖”地直往后退,很快就变得愈来愈模糊了。

还记得当年那个小儿郎吗?他背着个花书包,穿行在…

阅读(1080) 评论(0) 推荐(3)

“读史”应当这样

毋庸讳言,我对一代伟人毛泽东的偏爱几近崇拜。我一向认为,崇拜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不是那种盲目的或自恋式的个人崇拜。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不想评价一位农民对“东方红,太阳升”的顿悟和理解,也不愿大谈什么不落的“红太阳”,更无须过多地去说“他是人民的大救星”。因为我知道歌词里的说法,只不过是一种比喻;太阳的或升或落,其实是天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试想没有日出日落,生活在地球上的人…

阅读(708) 评论(0) 推荐(2)

“吾尝终日而思矣”,天天上班下班,日日做饭吃饭,工作了休息,休息了还工作,真的是忙忙碌碌,碌碌而又无为呀。吾尝终日而感叹,生活犹如一潭死水,无风无浪,平平淡淡;日子好似复印的一般,机械单调,重复呆板。

岁月悠悠,生命短暂,我总有一种时光的流里缺少些涟漪、缺少些波澜的感觉。有人常说平平淡淡才是真,生活之海是由点点滴滴的涓涓细流汇聚而成的。可站在“海”边,面对平平淡淡的生活,我不禁要问,“真”字又…

阅读(1009) 评论(0) 推荐(0)

一抹落日的余晖斜照在汉白玉大桥雕花的栏杆上,河岸婆娑的杨柳倒映在静静地流水中,路边三五成群散步休闲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近些天来,每当这个时候,桥南头那片开阔地上,便会传来清脆悦耳的炸鞭声,鞭声一阵高过一阵,在清水绿树间回荡,引来众多人的围观和如潮的掌声。

炸鞭的主人是一位长者。住在附近的人都知道,他是城东打鞭的行家,姓康名成,因为鞭炸得好,人送外号“城东第一鞭”。他有一手绝活,挥鞭舞起来,鞭梢在…

阅读(1067)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