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已经参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和我在爬山,我们是山顶的朝圣者。

你说:“我是你凡世的肉体,你是我精神的灵魂,我们是同一个人。”

我信。我们有一样的心跳,一样的认知广度,甚至一样的思维想象空间。

山路崎岖,荆棘密布,心之逆旅,信念为引。你我就这样徒手攀登,膝盖和双足被锐利的沙石磨破,在小径上留下殷红的长长血痕,触目惊心。伤口处的冰凉触痛着神经,红色液体不时渗出,浸渍了岩石,在空气…

阅读(508) 评论(0) 推荐(1)

元庆六年。未央城。

时值仲秋。华灯初上,街市太平。

天色昏黑,泼墨一般凝暗。我站在翎雀台上举目远眺,清月浅淡,泊于树梢,低得仿佛触手可及。恍惚间,我看到一丛丛跃动的火焰,闪烁悸动,像极了一些人的眸眼,可是,像谁呢?我始终无法忆及。

【壹】

火。

熊熊烈火。

凄厉的火光照亮紫云阁的夜空,把这宫宇烧得形神俱碎。

四处是张牙舞爪的火舌,烈烈的风声裹挟着一阵又一阵的炙热的气流。…

阅读(1364) 评论(0) 推荐(3)

有些人,只能埋藏于心底思念;有些泪,洒满了天尽头的纸笺;有些恨,在腹中化作风刀霜剑;有些情,在谁的眼波里流潋?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

凛凛的寒风从耳畔呼啸而过,像一把锐利的尖刀,划过我的面颊,生疼生疼。可这痛,又怎敌我心中的千万分之一?

山河支离破碎,万千城池沦亡,敌寇铁骑踏入我中原领土,异族的旗帜猎猎飘扬,叫嚣在我国土,生灵涂炭,民不聊生。血水、泪水,洒在了长江之滨;哭声、…

阅读(1285) 评论(0) 推荐(1)

何谓权威?权威者,专家学者之言论也,主流之意识也,常人之所莫能质疑也,久之,民信之,故曰“权威”。

“权威’一词,渊源可谓久矣,从几千年前的亚里士多德,到牛顿,再到爱因斯坦,无一不是人们心中顶礼膜拜的敬仰。因为他们的伟大成就曾改变历史,因为他们的渊博学识曾让万民折服,所以人们热爱他们,追随他们,迷信他们。他们即权威,权威永不会错。

然而,是这样吗?他们自己又怎么看呢?

爱因斯坦自嘲说:…

阅读(892) 评论(0) 推荐(0)

“我愿缚茧,只为成蝶。”

没有光的日子里,这八个字一直是我的信仰。

成蝶的梦,我已经做了太久太久。梦醒时分,我看到草地上那株蔷薇花开了,露珠在台的叶子边缘,折射出阳光的色彩,七彩斑斓,像是耀眼的琉璃。那束耀眼的光芒,我暂且叫它希望。

那个时候,我在心底悄无声息的许诺给自己:成蝶,成蝶,成蝶!那样的诺言,给了我最初的勇气。

也许,希望的力量是无穷的。我吐出一根一根的丝,并顺利将自己裹…

阅读(1037)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