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如流水,绝尘而去。岁月如清风,拂袖而过。眨眼功夫,人将至中年。久在尘世漂浮,灯红酒绿,车马喧嚣,失去了原有的本真和宁静。此时,脑海中、思想中、心中越发想念和思念老家的那张床。

一张简单四条腿的平板床,四根竹竿站立四角,支撑着如薄雾般的,打着网兜的蚊帐。我无从知道我是否出生在床上,但我清楚地知道,那是我和哥哥童年的地盘。一如小羊羔般的我,白天跳墙头,翻跟头,晚上总要回到它的身上,静静地睡觉。…

阅读(1161) 评论(0) 推荐(0)

自从中秋节从老家回来以后,一直没有回家。母亲打了三遍电话,父亲打了两遍电话,奶奶在村头的小路上不知道跑了多少遍,望了多少回,我都能想到她戴着棉帽站在风中,她那含泪的眼睛,她那失望转身而去的背影。多少次,多少回,都有回去的打算,多少次,多少回,都给工作应酬打断。

提前一天给父亲电话,我要回家。父亲在电话里很高兴,接着就问:“怎么回来的,我骑车子到车站接你,我几点到,晚不晚。”我跟他说定,就挂了电…

阅读(1767) 评论(0) 推荐(2)

父亲在我心中,是一座山,挺拔而坚毅,眼泪却代表着软弱和优柔寡断,两者看似不相关联,但正是因为这两者的结合,才让父爱迸发出更为耀眼的光芒。

从小到大,我印象中的父亲便坚强刚毅,严肃而认真。他从来不多过问我的事,表面上甚至有些漠不关心。我一直努力着,每个学期我都捧着鲜艳的奖状回来,期待着他的表扬,哪怕是一个微笑,然而我每次都收获的只有失望。

我从没有问他要过什么,没有要求过什么,哪怕是买个很小…

阅读(3864) 评论(0) 推荐(7)

乡村的小河,就是童年的记忆,就是童年的美好回忆,里面有讲不完的故事。

春天来了,大地苏醒开冻,小河水清清的,哗哗流淌。一窝一窝黑乎乎的“崴乌子”成群结对,紧紧地挨在一起。小鱼儿也伸伸腿脚,互相打架,互相逗乐。河里的水草也慢慢返青。俺就和小伙伴们,手里拿个罐头瓶,静静地坐在河边,等“崴乌子”游到岸边,猛地伸手用瓶口一“龊”,小可爱们都进瓶子了。和小伙伴找来洋盆,用圆形的塑料纸盖上,沿着洋盆沿抓紧…

阅读(1471) 评论(0) 推荐(1)

人生就是悲剧和戏剧的无情交错,有价值的毁灭和无价值的撕破的交织,形成了春夏秋冬,成就了喜怒爱乐。撕破和毁灭就是破碎,不完整。破碎蕴含着真实,真诚,完美包括着虚假,虚伪,盛世多纨绔,乱世出英雄。我最喜欢回忆伤感的情愁,我最喜欢破碎的凄美。

断枝残垣,破门锈钟,一个虚掩的破木门,少了半边,蜘蛛网一道道;秋风飒飒,黄叶铺地,一个昏暗的街道,没一个人,石墩子冷清清;李清照的“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阅读(8366) 评论(0) 推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