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虾蛄,阿拉本地人可能有点陌生,如果说皮皮虾可能知道的多一点。这生物南北叫法差别很大。北方沿海地区叫“虾爬子”,而广东人则称“濑尿虾”,之所以有这么一个怪名,是因为当它离水时,身上总有一股水会流出来,好像婴儿撒尿,所以得了一个相当不雅的名字。阿拉宁波人一般叫“虾皮弹虫”。但也叫“撒水仆”,跟广东俗称“赖尿虾”的意思异曲同工,同样带有某种幽默色彩。

食用虾蛄的最佳月份一般为每年的四至六月间,此…

阅读(1564) 评论(0) 推荐(0)

阿拉宁波人吃海鲜就是有一套,不但识得叫什么鱼,而且懂得什么季节吃什么鱼最鲜美,鱼的哪个部位最鲜美。

譬如吃带鱼就要看品种及时令。带鱼有大眼睛、小眼睛之分,宁波人把它们叫成外洋带鱼和内洋带鱼。小眼睛带鱼,是宁波人对舟山渔场所产带鱼的俗称。跟外洋带鱼比,这种带鱼眼睛较小,眼神清亮,身条长长,柔曼秀颀。外洋带鱼则身子短,骨节粗,眼睛硕大微黄,一副惊恐和辛苦的模样。至于味道,还是不比为好,因为在“嘴刁…

阅读(850) 评论(0) 推荐(0)

弹糊

古书上曾记载:“弹胡如小鳅,头有斑如星,潮退跳入涂中。”另据《定海县志》记载:“弹涂,常在泥中跳跃,故又名跳鱼。味甚美。”本地人俗称“弹糊”。这厮长得有点抱歉,它体形似泥鳅,大如手指,头大嘴宽,两只眼睛鼓暴出来,弹眼落睛的样子,身体灰褐或灰黑色,长满花斑,很不上“台面”。

“弹糊”生活在海涂上,平日挖穴而居,退潮时跳跃于涂面觅食,初夏之时,梅雨来临,也许天气太过闷热,靠尾巴和皮肤呼吸…

阅读(1014) 评论(0) 推荐(0)

火锅,古称“古董羹”,其名据说因投食料入沸水时发出的“咕咚”声而得。是我国独创的一种美食吃法,唐朝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就惟妙惟肖地描述了当时食火锅的情景。到了宋朝,火锅的食法在民间已较为常见,南宋林洪的《山家清供》食谱中,便有其同友人吃火锅的介绍。而在元朝,火锅则流传到蒙古一带,用来煮牛羊肉。清朝,火锅不仅在民间盛行,而且成了一道著名的“宫廷…

阅读(1968) 评论(0) 推荐(0)

闲暇时,在网上与一位上海的“吃货”讨论阳春面,他以为一碗面好不好首先在于汤头,阳春面的汤头一般用鸡壳获猪骨头炖制。以前店门打开之前,店家一件事要做的就是把高汤先热起来,之后再卸下门板再营业,这高汤可是阳春面的“魂”。而猪油则是阳春面的点睛之笔,它不同于麻油或葱油,以上好的猪膘熬成,一碗阳春面的润滑,那种似有还无,似无却有的感觉,就靠一勺猪油的香气顶着,更重要的是猪油能把热气包裹着,半小时之内阳春面…

阅读(111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