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新学的一词语“旮旯”,据说是那儿的意思,和“凹凸”一样,是一对长反了的双胞胎。村长说:你也是个极端的人。在这个和谐社会,极端的人都被和谐在监狱或精神病院里了,只剩得俺们这些唯唯诺诺的小鱼小虾在到处游荡。为了标榜自己还有那么一丝的信仰,只能在喜好上来那么一丝极端,好告慰心灵。

有些人理解不了:极端和信仰之间的联系。那天村长问:你觉得我有信仰吗?我说:大凡有些极端的人都或多或少有属于自己的信仰…

阅读(1736) 评论(0) 推荐(3)

这两年很多身边的同学都嫁作人妻,时不时收到她们的喜讯,总是在诧异的同时送上深深的祝福。之前看过一句话:女人是父母家的过客,又是丈夫家的入侵者。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她们一生寻寻觅觅,只是为了寻找一块可以扎根的地,寻找一份她们先天就缺失的安全感。

以前父亲跟我说过:女孩子要更勤奋的读书,现在回头想想,这句话真的很伟大。如若当年我放弃读书,跟随别人外出打工,那么这么多年之后,我也嫁作了人妻,成为几个…

阅读(5573) 评论(1) 推荐(1)

九月,在时空的另一端,天气已渐凉。唯有在这北纬二十一度的地方,天高、艳阳,夏日的气息迟迟不肯退。校园里的海风还是这般轻柔,走在校道里的人儿,都好像受着恩宠。而我是这般邪恶的希望,一觉醒来,秋风扫尽所有的落叶,深闺人儿在叹:天凉好个秋!

又在发呆的盯着这些文字,每次心情不好都会发呆的盯着这些文字,感觉生命被抽空,需要从远处找一些记忆来填补。也许是需要一些慰藉吧,看着你青春里的文字,然后静静的想起…

阅读(2284) 评论(0) 推荐(0)

天气在躁动,时值傍晚时分,余热尚有温度。今晚的夜又将和往常有何不同,耳边隐约听到远处的蝉鸣,一夜一夜的啼叫,沙哑着谁的心田?

想剥开层层黄昏,把昨日夹在里面的诗给拿出来,他们知道的,自那日之后,黄昏便无雨,诗歌便无墨。

在四月的最后一个夏夜里,你不知道,海风把校园的树叶全部扫落了一遍,铺开一条长长的通道,

从这头走到那头,像从春暖走到花开。

天上的风筝飞得很高,在这样…

阅读(3163) 评论(0) 推荐(2)

我拖着疲倦的躯壳走进黄昏

踟蹰至黑夜

向星光借来一支笔

醮着月亮给你写了一封信

在朝阳升起前寄出

在下一个黄昏来临时

我能否收到回信?

qq:1060302411…

阅读(164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