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是怎回事>>?(1835年马克·吐温降生的那一年,哈雷彗星曾划过长空。后来,他为自己预言,当1910年哈雷彗星再次出现时,他会随它离世。那年4月19日彗星果然出现,他也在第二天逝世。)

硕大的头颅,头发乱蓬蓬的,拿个大帽子也盖不住,旁逸斜出的,根根针刺,哪怕给压巻了还是那么独行其道的锋芒毕露。重温一下《竞选州长》就知道了:伪证犯、小偷、盗尸犯、酒疯子、舞弊分子和…

阅读(2076) 评论(0) 推荐(0)

农夫喂养了一头猪、一条狗、一只鸡。农夫对它们历来都是一视同仁,按需分配,论功行赏;它们也和谐共处,各负其责,各尽所能。

近年来,猪肉价格一路飙升,农夫按捺不住内心的悸动,对猪极尽恩宠厚遇。猪舍装饰一新,降温、保暖设施俱全;猪食由原来的粗糠加桔梗粉末改善为小米粥伴添加剂。还不时的雇请兽医为之体检、防疫,清污除垢、消毒灭菌,甚至亲近猪身为之挠痒、驱赶蚊虫。

狗眼窥窃,心潮澎湃,不由的乱吠。农夫…

阅读(2461) 评论(0) 推荐(3)

老车耐着性子等对桌办公的老韦,右手拿着笔轻轻地敲击着公司十周年庆征文统计表,左手捏着镜框有事无事地往鼻梁上方推,倾着前身,伸长脖子从镜片下方偷窥:老韦愁眉紧锁,时而敲击键盘,时而拿笔在稿纸上涂鸦;要不就是呷口浓茶摇摇头、捶捶背之后凝视窗外;要不就是双手抱着胳肢,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沉思。

老车试探着问,要不,我再给你提示提示?老韦默然摇头。老车深知:灵感涌现一挥而就,不可骚扰;写文章搞文学创…

阅读(19776) 评论(0) 推荐(8)

多少年来欲而不得的残梦困扰着我。年少时,看到玩伴拿着生日小礼物炫耀,我立刻转身跑开掩面啼泣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青年时期,每当同学或同事生日聚会,我都借故推辞远离不属于我的热闹场面;婚后,妻提过几次为我过生日,我不通人情、不识好歹地拒绝了。

生日,于我而言,几乎是个忌讳的词。

体弱多病的母亲生下我之后有个女儿贴心的希望再次破灭。70年代的农村,在有儿有女才有福有贵的思想作祟下,可怜的…

阅读(2849) 评论(0) 推荐(0)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故户外而不闭,是谓大同。”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基本割断了儒家道德的历史传承,博爱已成淡爱乃至不爱;帕拉图式的桃源世界与共产主义社会只是一场失落的梦,马克思的信仰已经迷失;混乱的思想、失范的行为层云迭起,拜金、霸权风起云涌,反理性、反人道汹涌澎湃。

海内外各党派互相排挤攻击、争权夺政,大小头目拉票竞技、勾心斗角。

“恶货”石油使居心叵测的北约把“维护世界和…

阅读(2791)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