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在寒冷的季节里,这里常年的积雪不化,树木也从来没有脱下银装素裹的外套。家常便饭的寒风刺骨使得原本就不怎么喜欢热闹的我更可以心安理得的宅在自己的小屋里,偶尔翻弄翻弄儿时的玩具,忘情地时候也会像小时候一样玩耍起来。我分明的看到了从前的自己;偶尔一门心思的刻些冰雕,人物,动物,最让我得意的还是那个冰雕小屋,在我看来,这个小玩意儿是我享受生活的一个浓缩版乐园,变小的我在里面欢乐的笑,疯狂的闹。可以不用…

阅读(1321) 评论(0) 推荐(0)

以前听那些现实的话语,即使很残酷,也要装得毕恭毕敬,指不定它就是什么为人处世的警世恒言,但总觉得无异于疯言疯语似的无病呻吟。我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大容易生病的人,起码自我感觉良好,是不会有如行尸走肉那般空洞无力的。

如今,还是现实率真,轻易的就摘下了我戴了很久的面具,我也就循规蹈矩的病了,病的不知所谓,只知道一个字,那就是快。我实在有些迷糊,搞不懂是流感的可怕传播性还是身体隐忍了许久后无奈的…

阅读(931) 评论(0) 推荐(0)

一贯仪静体闲的纲常教化让尘世的白莲愈发的儒雅端庄,束缚保守的牢笼却没有遮住炽热的阳光好奇的偷窥羞答答的红杏,似乎中华神韵更能纵容爱情这株红杏探出头来。支窗的一根短棒成了潘金莲出墙的祸头,结果也不忘冠上千古的骂名,耐不住寂寞的红杏探出头来的功夫,便也成全了阳光更加放肆的直视。红杏没有在热辣辣的光芒里朽蔫,反而更加的开的明艳动人了。从此更多了红尘巷陌的一见钟情,也多了文人雅士的青楼谈笑风生,更多了一场…

阅读(2928) 评论(0) 推荐(9)

越来越老了,连这破败的房屋也不不愿意修葺了。怕是我走后更加风雨飘摇,如今和我一样强撑着,也算夕阳恋山的最后一点光景了。不像屋前的那棵老树,没有一点良心随便就撒手人寰了,害得我还痛心了好一阵子。

其实,说来也怨不得她的,本来枝繁叶茂的迎着盛夏,不料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竟然劈的失去了往日的阵势,我原想过些时日会恢复生机的,可事情不仅没有按我预想的发展,反而在一场大病过后再也没了生机,留下奄奄一息的倔…

阅读(1282) 评论(0) 推荐(0)

近来我愈发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善于打理人际关系的,总给人那么一点超凡脱俗的错觉。这原本也算不得一种眼睛暂时的缺乏明眸而导致的误解,只是自己又不曾说明白什么,这一来二去真的显得有点不合时宜了。大概还有因为喜欢文字的缘故,多了几分寂寞,但绝不是孤独,也难得这份闲心生了这份情趣。习惯了在睹物思人的情景下或者周围寂寥的时候缅怀那些由时间早已带去的过往,过分的沉浸在了昨天,以至于不仅忽略了今天,也索性延迟了明天…

阅读(162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