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洪武、永乐、仁宣和弘治,作别心外无理的拍案传奇。推开倜傥吴中飘散的那屋唐宋拓片,在三月暮春的半空怀柔,却依旧捕捉不了深幽冷峭的性灵。紫砂壶漫无目的地对着杨柳青发呆,应该不会再去思撵遥远三弦快锯裂昆山花雅的杂音吧。我深深痛爱的朱明已被迫迁随滚滚黄河,在甲申这个拐点上凶嶮漫漶地挤到那个叫壶口的,扭矩最为诡谲的悲愤龙壕。

三月高阳明媚一如往岁的初桐,可三月紫禁城如果不哀嚎却只能选择沉默。…

阅读(1233) 评论(0) 推荐(0)

千山无恙

望眼净是晴翠。

循着丰满起伏的山势如清涟雅致不紊地扇开的,居然就是五线谱上律吕涵咏的音阶。那边,溪水缠抱的山包活泼着半坡项白颊粉和唇红驳杂的不知名野花,储存千山长年的自得,给蓝天给碧水,似乎也在静候一段即使时光荏苒也注定会来的缘份。

有时会恍然顿悟,造化钟神秀算一种修不来的馈赠,熟视无睹的匆忙里只有静下心顾盼,并且细细品味,才能明白其中的弥足珍贵。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

阅读(1262) 评论(0) 推荐(1)

那回也走浔阳道。

虽入眼烟霞陈列数不尽的匡庐流杯、五柳菊淡、琵琶司马、湖上金戈诸多建构江右文化力点的珍稀,却并非彼行的全部目的。

从义宁斜穿九岭山脉至四都,个把钟头的车程委实不甚遐远。即便无那柯龙线的贴心盘桓峰拦路放的山道,春三月逐修河去亲近东岭的桃花梨花和石林,也惬意可心得很。

修水的甄璞与光华始于唐盛于宋,这块江西最大面积的县份彼时有个古色雅香的名字——分宁。

老实说我对地名变…

阅读(1155) 评论(0) 推荐(1)

河里的石头孕璜遗璞,任周遭浊水昧庸浮躁地抓狂亦岿然不改自个素面朝天的超然。鼙鼓依稀在耳,可朝岚在远处的黄土坡犹自物外不染地悠荡。早肆的尘嚣千篇一律,忙乱的笊篱实在打捞不了水边银发老者心中,心中高远的五湖明月。

水是渭水,一声叹息即能惊颤京畿满城刺槐的那道河。

观瞻这片流域所覆盖的山岭、盆地和黄土台塬诸多地貌,你能感知苍茫错落的沟回除了流淌一个雄奇种族人文的源始灵动,还江山有待注定要煅造纬地…

阅读(1393) 评论(0) 推荐(1)

得闲,眺望,一窗春雨铺天盖地直面而来。这是春雨吗?

常常在心里有一种想法,春天的雨春天的树春天的花春天里的一切都应该是多情而缠绵的。 然而,面对如此热烈的一窗春雨,面对如此激狂的一腔问候,我竟然感到羞怯和无措。我深深知道,我渴望热烈,渴望激狂,渴望春天某一角落的那一抹不经意的绿的勃发。

这个春天的味儿很浓很浓了。

这一方已经浮长了深深绿意的池塘,只有在夏季青蛙的悸动提早呈现在我的眼前,…

阅读(1978)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