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font style="color:red">海水</font>吞没着未曾来得及升起的初阳,捎带着的还有躲在西山后的那曾经的万丈光芒。

午夜的钟声再未响起过,孤零零的吊挂在半空,随风摇晃。日落之后再无日出,无奈尽头尽显无奈,悬崖边的孩子还在眺望着远方,空洞的眼眸中挂满了绝望,伴随着被狂风卷起的枯叶消逝在视野看不到的地方。

从来未曾记起还是…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0)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或许母亲已放下针线多时,我也许久未曾穿着母亲缝制的衣服走在路上。

说与不说,写于不写,母亲都在站在那里,眼中尽是笑意,像是在盼望着一棵小树苗日渐长大。 无论是长成参天大树还是林中那万千挺直的枝干中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一棵,她都能一眼认出是你,一如刚刚种下的那个小树苗,一如那个之前她时时照看的孩子,那棵她悉心照顾,日日夜夜浇灌施肥的小树。那棵看上去已是那么健壮,却仍会让她时…

阅读(883) 评论(0) 推荐(0)

把时光看的过于浅淡,纵然知道这样万般不好,却未曾改变。若不是因为太懒,估计便是智商上有缺陷。那些残存在记忆深处的日子才配叫做时光,时光里经风沙打磨不变的才配叫做记忆,我一直以为。

就像是一直以来都想写一个故事:没有开头,无关结尾,甚至不会谈及经过。纵然写出来可能不会有人能够读懂也还是想要去写,因为内心深处再明白不过,有些故事注定要讲给懂的人听,而有些文字,却只能写给自己看。消遣便好。

或许…

阅读(892) 评论(0) 推荐(2)

你把哀伤写在梦境的边缘, 责怪窗外的风连绵不断, 黑夜无情遮住了窗外眼睑, 从此便是再不敢望你容颜, 仍在怨流年易碎梦亦难还, 可有关快乐, 为何你只字不谈。

没有人会去懂得你的痛,就像是从未有人能读懂过你的梦境一样。一切的一切,终归是要结束。一切的一切,过去了,便不会重新来过。你要做的仅仅是不要去告诉谁便已足够

你越来越不像自己了。下午翻出一本大一时买回来的贾平凹。两年了,依旧是没有看完…

阅读(1177) 评论(0) 推荐(0)

村后是有一口井的,从来没有人能从井中提出水。

有人建议用土填了它,却又苦于没有人愿意拉土去填埋,所以过了好久井还是存在着,安静的竖在大地的深处。未曾发出过半点声响。

不知道过了多久,井口上长满了很高的杂草。把整个井都掩盖住了,没有人知道这些草叫什么名字,也没有人曾见过这些草。但村里的人似乎并不好奇,有人见草长的很多,便拿刀割去给家里的牛吃。更有的则是直接把自家的羊牵来吃饱了才回去。很快的井…

阅读(123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