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穿住行生活中的四件大事,谁也缺不得。

我出生在现在我所居住这个镇的邻乡,从1976年离开老家参加工作至今,经历过找房住;住简易房;建砖石房;到住住宅楼,女儿买楼,儿子买楼,大约每五年就有一次大变化,我的住房经历说起来还真让人回味。但可始终遵循一条标准:就是越来越好。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每个月的工资俩人还不到100元。老家又离着远,单位没有家属房,自己想建房口袋里空空,没有一点积蓄,如同白…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0)

我是北方人,特别喜欢家乡四季分明的气候。而在一年四季中,对冬情有独钟,我认为:冬如骄傲的公主,敢爱敢恨,冷就是冷,冷得有滋有味,冷得棱角分明。她还常常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

冬的先锋官是寒风。每当秋末,凛冽寒风袭来时,树上的黄叶缓缓飘落,树梢开始光秃。山涧的小溪流淌着涓涓细流。清晨,泉水边会升起淡淡的白雾,白雾会随着习习的冷风缓缓地飘荡,此时,天空还会不时地飘落着晶莹的雪花…

阅读(2426) 评论(0) 推荐(6)

去果园采风,为花间飞舞的蜜蜂所迷,这个勤劳的小生灵,正如儿歌唱的那样:“小蜜蜂,整天忙,采花蜜,酿蜜糖”,没有一刻停歇的时候。果园内,梨花、李子、樱桃竟相开放,姹紫焉红,各种植物都把自己最美丽的部分展现给春天,仿佛进行比赛似的。蜂儿们往来穿梭,在花间上下翻飞,忙着采集花蜜,也完成了另一项大工程,蜜蜂在采集花粉的时候,已经将雄蕊的花粉传到了雌蕊的柱头上,完成了果树的一个重要过程,传粉授精,孕育小生命…

阅读(1222) 评论(0) 推荐(1)

(摘要:带着无数个为什么,笔者在阿哈来村走访,听到好多有关老榆树的故事,三棵古榆是玉皇大帝三个侍卫的故事就更加感人了)。

在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旧庙镇阿哈来村东有座孤山,山顶有3棵老榆树,远远望去,三棵古树一字排开,黑压压的树冠很像一条腾飞的巨龙,走近了,树枝交错,树皮粗裂,长满树瘤,中间那株树干上还有一个大大的串通的树洞,能钻进去一个成年人,空了的树干对老榆树一点也没有影响,大大的树叶又厚…

阅读(1630) 评论(0) 推荐(6)

读过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感觉大师笔下的白杨有灵性,让人感动。但感觉先生没写东北的白杨是一件憾事。东北的白杨不但具有西北白杨全部的优点,还有西北白杨所没有的高大挺拔,傲霜斗雪,生长迅速,经济社会效益高。在我的老家,一排排白杨临风耸立,阻挡着科尔沁沙漠的南侵,抵御着大漠风雪的袭击。同时,构成家乡一幅靓丽的风景。

我生活在辽宁与内蒙古两省区的边界线上,白杨是家乡的特有树种,不论是河滩、山顶还是沟壑,…

阅读(1465) 评论(0) 推荐(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