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四岁了,在荷兰这就是法定读书年龄的开始,这里没有划片和学区之说,小学的构成也五花八门,有公立的,有教会办的,有私立的。。。。反正至今我也没搞清楚,学校规模都不是很大,也不会有国内小学校那么气派的操场,从外观上看,有点象国内的幼儿园。

       儿子的学校就在离家很近的一个简易板房内,说实话其实就是类似国内建筑工人住的那种金属板房,因为我们这里是新区,小学正在建设中,要两…

阅读(395) 评论(0) 推荐(0)

我来自东方,带着那片星空固有的气质,最初的碰撞,着实令我迷茫!现在想来,没有对错之分,只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合理现象。。。。。。

记得刚刚来到这个低地国家的最初半年,有一天,一个公司高管级的荷兰朋友来我家做客,我按照“祖传”的待客之道,备好茶点,拿出自认为高档的茶叶,等待朋友的到来。荷兰人赴约是很守时的,他如约而至,我热情非凡地把他迎进门,落座后,我礼貌地问他:“你喝点什么?”,他也绅士地说了句…

阅读(561) 评论(0) 推荐(0)

——— 致我远在家乡的同窗们

昨天翻看旧照片,一张张稚嫩,青春的面孔,映入眼帘!好年轻呀! 仿佛就在昨日。。。。。

那一年,那个夏末初秋,京山脚下,我们十八九岁,怀揣着好奇,兴奋和对未来的憧憬,聚到一起!

由于特殊原因,我参与了接待我们班新同学的工作,帮助中文系给报道的同学登记,每当我写下一个名字时,我就抬头深深看他们一眼,这是我的新同学。

开学那天,当我走进教室,坐到座位上时…

阅读(560) 评论(0) 推荐(0)

     

        十年前的一个春天,我买了一棵樱珠树,细细的树干,上面嫩嫩地挂着几片叶子,我心里一直怀疑,它能成活吗?能结果儿吗?有点悬!种下,放任它,自己长吧!从此我并不是很关照它,似乎忘记它的存在。

       第二年春天,经过一年的生长,樱珠树似乎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依旧没有太在意它,不浇水,不施肥。

       第三年初春,树上几乎还是没有几片叶子,但每个枝…

阅读(1099) 评论(0) 推荐(0)

这里有一群自诩“老农”的人,他们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农,只是一些体验和享受劳动的人。

荷兰的城市里有很多闲置的空地,比如小区的边边角角,马路旁的树林里,政府部门把它们划片分割,每块大约一百多平方米左右,然后分租给喜欢耕种的人,租到土地的人,不可以让土地荒废,否则租用权就会被收回,这就是“老农”的由来。

这些“老农”,有的是桃李满天下的老教师,有的是大公司的中层管理者,有的是政府部门的公务…

阅读(626)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