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在人家家里戏,坐在凳上好端端地摔倒在地,昏过去了,快点回来”突然,堂哥打来的一个电话,着实给我心中一惊。我急忙驱车回到我的家乡,堂哥已把我的妈妈送到村卫生所打点滴去了。

看到面容憔悴、满面都是沟壑、脸色十分难看的妈妈,心里特别地心痛,而妈妈却淡淡地说了一句:“老毛病,没有什么事的”,接着妈妈拉开了话闸:“隔了好多年都没有犯的,不晓得乍样,坐在凳子上,好端端地倒了过去,一点事都不知道,脑上…

阅读(39) 评论(0) 推荐(0)

在孩提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在春天里父亲经常赶着牛、扛着犁、驮着耙往田坂上去的意义,也无法明白立春、雨水、惊蛰、春分……等二十四节气的含义,甚至哪个节气种什么农作物也不清楚,只知道把种田作为生活唯一来源的父母亲每日每夜里在田里干活,然后才有了我们这干儿女饭碗中填饱肚子的白米饭。

在山雀子将春衔到江南的时候,正是冬意渐消天气转暖山花开始烂漫的时候。天边刚泛鱼肚白,母亲还没有起床做早饭,父亲便在鸟儿…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1)

在寒冬向深挺进的时候,正是春节封城的时候,枯荷的茎干别无所求,默默地站在稍微浑浊冰冷的水里,任寒风无情地吹剥自己,看着时光从指缝中无声地溜走,耐着性子静等春天的来临,在新荷出水完成的使命。虽然冬天快要到头,进入了七九,有时在灰朦的天空上还照出一缕阳光,却感觉不到一丁点儿暖意。寒风越过水面,好似发出一阵悠长的呜声,摇得枯荷的身姿更加瑟抖起来,颤个不停。

田野里的无名草儿一点儿也不在意,懒的理会寒…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1)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最深远的时候了,都立春了,可瑟瑟的北风还很瘦很长,肆意地站在冬季的时光隧口凛冽,把一切席卷而去,寒干地从这头吹向那边,惬意地在冬里闹腾着,一心想把萧条留住,不想见到小草返青嫩绿动人的样子,把太阳洒在身上的一滴暖意也无情的裹走,意韵里全是肆虐的寒字,冷傲的让人感到是一种彻骨的苍凉,一个劲地在周遭弥漫。

就差几天就要过年了,天还是非常地冷,下了两场雪,雨雪交替了几日,气温骤然下降…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1)

这次卖谷,是1993年夏天,正是我收到上饶师范专科学校通知书的那个盛夏。同时,收到的一纸薄薄的入学报到须知上写明:每学年交学杂费1200元。还有住宿费、保险费等,加起来要交1500多元。到了学校,还要买点日用品,加上第一个月的生活费,算了一下要一次性带去1800元钱。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一个让人容易产生恐惧的天文数字。

在短暂的喜悦之后,父母因为学费太高而犯了难,陷入了经济困顿之中。这…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