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盛夏时节,在我们江南老家,在过去农忙“双抢”中,要抢时间把第一季谷子收割,把第二季秧苗栽下,整个过程包括六个重要环节:割稻、打禾、背谷、晒谷、打田、插秧,将近持续20多天。这20多天里,是我们农人一年之中最为繁忙、最为辛苦的时候。

一丘田的禾全部割完,稻谷也全部运回家进行翻晒,接下来就要赶时间打田,也不能停歇,早点把秧插下去,一是禾生的生长周期和所需的阳光所决定,割完禾后赶快打田利于禾苗生…

阅读(28) 评论(0) 推荐(0)

“姐夫还没有回来?” 周六,在姐姐家吃中饭,顺口问了一句。

“还没有,到田地撒了肥料,等下会回来的。”姐姐顺便补了几句:“今年种了差不多三百多亩田,我一点空闲都没有,在家里带三个罗卜头。田里的事都是你姐夫一个人做,没日没夜地做……”。

“种了三百多亩?一个人怎么做得过来?”我半信半疑,这么多的田怎么忙得过来。

“都是用机器打田的,栽禾的时候请一些人,自己放水撒肥料,管理一下,不像以前,…

阅读(19) 评论(0) 推荐(0)

辛苦劳作了一年,忙碌了一年,一家人在除夕围着桌子一起吃一顿丰盛的团年饭即年夜饭,既是人们的美好心愿,对年到来的庆祝,也是年俗文化的重中之重。因为,人们认为,团团圆圆吃个团年饭,这个年才算过的完整,明年家里就会事事顺利。

在繁忙的都市里,在生活日益变好、家庭经济渐为殷实的今天,在小孩们的身上似乎难以触摸到年的味道,在感觉中似乎年已离他们很远很远,除了知道是个节日,也没有了多少的期盼,没有留下多少…

阅读(17) 评论(0) 推荐(0)

对于祖先的崇拜,在我国由来已久。在大年三十上坟祭奠逝去的先人,是古代祭祀在现代生活中的延伸,也是一项隆重的民俗活动,更是活着的人的一种义务和责任。

在我的记忆里,无论多穷,无论多难,祭社是一种重于生命的形式。家乡的父老乡亲对上坟的事看得格外神圣重要,因为,在乡亲们的心目中,祖先是排第一位的,祭祖其实不是什么迷信,而是表达对祖先和过世亲人的怀念之情,也是为了感恩他们生前的种种,教育儿孙永不忘本,…

阅读(16) 评论(0) 推荐(0)

我的家乡——江西乐平市众埠镇方家村,地处江南丘陵,靠近鄱阳湖,属亚热带湿润性季风气候区,广泛种植水稻,素有“鱼米之乡”之称。我们这里的居民以大米为主食,一日三餐都是米饭。

家乡的稻田高低落差不大,绿油油的禾苗在碧蓝的苍穹下如地毯一样铺在旷野中,菜地上的黄瓜、辣椒、茄子……,还有用来灌溉突出在地面的沟渠,加上远处逶迤绵延含黛如烟的山脉,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田园画卷。这是自然的稀世佳作,没有人刻意去雕…

阅读(46)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