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卖谷,是1993年夏天,正是我收到上饶师范专科学校通知书的那个盛夏。同时,收到的一纸薄薄的入学报到须知上写明:每学年交学杂费1200元。还有住宿费、保险费等,加起来要交1500多元。到了学校,还要买点日用品,加上第一个月的生活费,算了一下要一次性带去1800元钱。这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一个让人容易产生恐惧的天文数字。

在短暂的喜悦之后,父母因为学费太高而犯了难,陷入了经济困顿之中。这…

阅读(8) 评论(0) 推荐(0)

在办案点上,晨起无事,还有一段时间吃早饭,趁着等的空儿,暂时远离工作繁杂,在点内走几圈,任悠悠的又长又寒的冬风在耳边吹过,感受一下冬的严寒厚重的意境,在这片刻之中安静地活在自己的心灵世界里,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也许岁月是无声的,也是静美柔软无比的,任时光的年轮在它里面兜兜转转,在低眉浅笑中沉淀着每一个生命的那些悲欢离合,用悠扬的旋律书写这世间动人的精妙乐曲,有天籁之音的元素在内。

也许…

阅读(6) 评论(0) 推荐(0)

每年盛夏时节,在我们江南老家,在过去农忙“双抢”中,要抢时间把第一季谷子收割,把第二季秧苗栽下,整个过程包括六个重要环节:割稻、打禾、背谷、晒谷、打田、插秧,将近持续20多天。这20多天里,是我们农人一年之中最为繁忙、最为辛苦的时候。

一丘田的禾全部割完,稻谷也全部运回家进行翻晒,接下来就要赶时间打田,也不能停歇,早点把秧插下去,一是禾生的生长周期和所需的阳光所决定,割完禾后赶快打田利于禾苗生…

阅读(38) 评论(0) 推荐(1)

“姐夫还没有回来?” 周六,在姐姐家吃中饭,顺口问了一句。

“还没有,到田地撒了肥料,等下会回来的。”姐姐顺便补了几句:“今年种了差不多三百多亩田,我一点空闲都没有,在家里带三个罗卜头。田里的事都是你姐夫一个人做,没日没夜地做……”。

“种了三百多亩?一个人怎么做得过来?”我半信半疑,这么多的田怎么忙得过来。

“都是用机器打田的,栽禾的时候请一些人,自己放水撒肥料,管理一下,不像以前,…

阅读(26) 评论(0) 推荐(0)

辛苦劳作了一年,忙碌了一年,一家人在除夕围着桌子一起吃一顿丰盛的团年饭即年夜饭,既是人们的美好心愿,对年到来的庆祝,也是年俗文化的重中之重。因为,人们认为,团团圆圆吃个团年饭,这个年才算过的完整,明年家里就会事事顺利。

在繁忙的都市里,在生活日益变好、家庭经济渐为殷实的今天,在小孩们的身上似乎难以触摸到年的味道,在感觉中似乎年已离他们很远很远,除了知道是个节日,也没有了多少的期盼,没有留下多少…

阅读(25) 评论(0) 推荐(0)